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破梦者最新章节 > 第九百五十八章 怎么称呼
地底下阴暗的空间陷入长时间的沉默,唯有裂隙里如水波般的涟漪在缓缓荡漾,自从与下方的祭坛产生感应以后,幽蓝的空间再也无法宁静。

“这凡间的世界也逃脱不了毁灭的厄运,自从灭世标记出现,崩塌的倒计时便已经开始,你我迟早无可遁形。”黑影感受着波纹荡漾产生的气息波动,并不放弃对磐莽的说服,但无论成功与否,他都要在这地宫中召唤出最后一个强大的同伴。

“如你所说,我等岂不是同以前一样,再做一次垂死的挣扎?”

“并非如此,事实上,家师的圣血大阵已经数次改良,可以勘破这些标记的本质,甚至可以控制其为我所用。”

“圣血大阵既然这般强大,那么鬼蜮因何还是无法避免毁灭?”

“大人应该了解鬼蜮的情况,若不是数千年来我族一直遭受各族打压难有作为,家师岂会甘冒风险,舍近求远……况且现在的鬼蜮确实已经难以挽回。”

血族一直是鬼蜮各族的公敌,数千年来都是如此,但每每血腥的大战后都死而不僵,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出现几个惊才绝艳的家伙,血河的师傅緋羽便是这无数天才中的一员,他首创的圣血大阵在关键的时候庇护了血族最后的生灵,并且一举绞杀了围攻血族圣血堂的所有大神通者,从而大放异彩,使血族渡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刻。

自此,緋羽和他的圣血大阵声名远播,被誉为鬼蜮第一杀阵,其嗜血凶煞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当年的魔渊幽谷,在不做充分准备的情况下,数个大神通者联手也不敢说一定能闯过圣血大阵。

其实磐莽与緋羽的交情泛泛,当年战败后到,躲到鬼蜮藏身疗伤,并准备借兵寻求支持,但反对者甚众,緋羽便是其中之一,并没有给磐莽好脸色,而远非他所说的‘素来交好’此时勉强抬出来,并非要摆个老脸冲门面,而是要摸一摸血河的底。

“如何合作?老夫能做些什么?”

“自由,甚至魔界的重生。”背影忽然激动起来,喊出的声音都在颤抖,他知道磐莽动心了,那么他的计划在停滞了多年以后终于迈出了有力的一步。

“依然是好大的口气。”地底下的声音还是那么冷漠和不屑一顾。

“我需要借助大人的天魔眼寻找家师留下的圣血大阵,只要大阵开启……”

“哈哈,哈哈哈……”磐莽仿佛是听到了这么多年以来最为可笑的笑话,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笑的山腹内惊雷滚滚,“你家的东西丢了,也要喊老子帮你找?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你莫非在消遣老夫?”

“皆因家师离世的过于突然,没有留下圣血大阵的位置,凡间界虽小,但那阵法有自闭功能,难以察觉到其气息,我找了数十年,却是徒劳无功,想来只有大人的天魔眼才能看到它。”

“老夫能得到什么?”

“我将召唤同族大神魔,一起施法,帮大人脱困,若是找到圣血大阵,阵中所藏一百八十八面图腾,除我血族十九面以外,大人可以随意挑取十九面,以助大人恢复法力,共同诛杀李修成,再塑魔界。”

磐莽沉默了,血河抛出的这个诱惑极大,十九面图腾,代表着鬼蜮数个强大种族的祖源之力,聚合之后,确有劈开虚空、截取混沌之气、再造一方世界的能力,而且对方并非妄谈,显然花了一番功夫,竟然也知道了李修成怀有先天息壤的消息,不得不认真考虑。

緋羽果然是不世出的奇才,鬼蜮种族众多,每一个种族都存续了数万到数十万年不等,祖源之力非同小可,皆可化作图腾供奉,以做镇族之法器,血族在緋羽的引领下曾连灭九个种族,夺得数十面图腾之旗,这些是磐莽所知道的,但他未料到竟然会有一百八十八面之多,这意味着鬼蜮西南方的种族差不多被血族灭了个干净,吃惊之余也让磐莽立刻警惕起来。

“时间有限,望大人尽快决断。”

“李修成是被你诓走的?”

“略施小计,但付出了很大代价。”

“我想知道紫风的下落。”磐莽知道緋羽的两个弟子向来秤不离砣,砣不离称,此时未见到另一个,他心里不踏实。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他在陪李修成兜圈子。”

“那么,如何约束你我?”

“为了表达诚意,下来之前,我已破了李修成布置在紫金锏上的稳固阵法,剩下的外围阵法颇为棘手,待我召唤出同族神魔,也不是大问题,另外,在下的元神也可先交由前辈看护,直至合作完成。”

“你就不怕我一口吞了它?”

“相比起自由和再造魔界,区区小可的元神实在不值一提。”

“呵呵,血族一向对他人狠,未料到对自己也够狠。”磐莽竟然有些不自信的调侃起来,启用天魔眼虽然会大伤元气,但总体看绝不吃亏,血族人没道理会在这种事情上动手脚,即便想动手脚,还有李修成的压力,大家其实有共同的敌人,互相利用,也是合作的基础。

“你即将召唤的是哪一位长老?”

“天弃长老。”

“那么……开始吧。”

黑影大喜,一个更为暗淡的影子从他的躯体飞出,沿着石头缝隙慢慢钻了进去,极为亢奋而艰涩的歌声再次响起,荡漾无波的小池塘也再度泛起了水花,四周空间的温度急剧升高,无名山地宫的废墟之上渐渐涌来了一片阴云,伴随着周围山体若有若无的震动,一股狂风平地而起。

……

在冀中平原上空,疾驰而来的李天畤一脑袋冲进了一团浓雾中,这团云雾就像是忽然出现,没有一点征兆,之前还是晴空如洗,转眼间前方的景物便如同朦胧的幻境。

心底刚有了危险的警兆,一股森染之气便扑面而来,李天畤想都没想,扬手便将叶刀掷了出去,轰鸣之声远去,但片刻之后叶刀又再度飞回,居然一无所获,李天畤吃了一惊,难以想象是什么东西不但能避开他神识的探查,还能避开叶刀的锁定?

洞察之眼下,前方似有黑影一闪而逝,但察觉不到任何元力波动,刚才那股扑面而来的危险气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此怪异的情况还是头一回碰到,若不是李天畤此时心急如焚,肯定要仔细探查一番。

一瞬间,李天畤便猜到了什么,立刻掏出‘幻化魔盒’,扬手撒出一把金沙,顿时有无数个光点在云雾中闪烁,很快变成了一个个十分明亮而灼热的灯泡,眼前朦胧的幻境立刻消失的干干净净。

前方似有一根黑线,李天畤干脆收了叶刀,拿出卷轴拧成黑色大枪,未料黑线瞬间便到了眼前,那是一把硕大的鬼头刀,自上而下,迎面劈来,李天畤并未拿大枪封挡,而是左手结成一个奇怪的手印向前方轻轻一摆,那鬼头刀便下落的极慢了,这是拉伸空间的神通,李修成战阵中的小技巧,此时的李天畤已经能信手拈来。

随后,他持枪侧身,左手的手印再往回一翻,握着鬼头刀的血色大手连同一个红色的身影便从云雾中显露出来,拉伸空间以后,又将空间迅速折叠,在战阵中,李修成仅凭这样一个小小的手段便斩杀无数神魔。

红色的身影绝没想到李天畤一个照面便让他显露原形,大骇之下并不慌张,手腕一翻,原本劈空的鬼头大刀再度冲着李天畴横扫而来,然而这个变招在拥有了真视之瞳的李天畤眼里太过缓慢,他不躲不避,身躯却随着大枪闪电般的刺向身影。

面对着比预料快的多的长枪,红色身影亦是果决之辈,果断弃刀,同时身躯飞速后掠,然而还是慢了一步,他险险的躲开了枪尖,但没有躲开从枪尖里飞出的黑龙,被其一口咬掉了半边身躯。

鲜血飞洒中,一个红色的圆球企图逃遁,亦被叶刀斩碎,这是第四个血族,本该向晋西方向逃窜,此时却出现在这里,血族不要命的开始拦截,说明无名山不正常的气息波动,果然是出了大问题。

李天畤的面色难看,一瞬间便将主要的问题都想明白了,肖衍达制造流云观血案的目的就是引诱他离开无名山,那么目标不言而喻,就是地底下的磐莽,虽然他一口气布置了六座辅助和二个稳固大阵,但依然没有把握能防住有备而来的血族强者,否则对方不会如此不计代价的拼命。

尽管细节上还有不少谜团亟待解开,但此时让血族和磐莽联合将会是一场灾难,李天畤迅速收回金沙,随即又放出了几个飞虫,然后不敢做丝毫停留,飞速向无名山方向而去。

路途上,在接连杀掉了两名血族成员后,李天畤终于遇到了强劲的对手,一名大大咧咧站在云端等待自己的血族大神通者。

此人的站姿有一种熟悉的味道,极为随意,也十分不起眼,不起眼到很少有人能记住他,他此时终于放弃了伪装,确切的说是放弃了在凡尘中的身份。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沈队?还是血族大神魔?”

“随意吧。”沈文裕将手中的熟铜棍往肩膀上一抗,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你也不叫李天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