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破梦者最新章节 > 第九百六十章 甲丑
进入地宫的唯一通道是李天畤前些天为了布置阵法而召唤工匠挖掘的,原本已经封填,但现在却被人打开了,那极为难听的吟唱声便从这坑洞中传出。

寻常人只能听到咿咿呀呀的声音,但在神通者的耳朵里,这种声音如同催命符,好像是来自深渊恶魔的诅咒,其中蕴含着的浓重血腥味道,充斥着暴力和毁灭的气息,对神识有极强的杀伤力,

甲丑略作喘息和调整,手持巨剑仰望天空,三眼碧蟾蜍没有赶来,想必是路途中与他的遭遇类似,也不知道会被困多久,地宫此刻的形势却是等不得了,虽然外面的伞状大阵还算完好,但内部恐怕已经一塌糊涂了。

远处又飘来一团白云,很快与头顶的乌云融合,使地宫废墟的上空更加阴沉昏暗,与外面明媚的阳光形成极为强烈的反差,山谷内传来脚步声,营地的特战队员已经被惊动,冲入山谷,甲丑缓缓举起手中的巨剑,示意他们迅速退出,然后一头扎进坑道。

队员们愕然,望着不远处的那片乌云,感觉说不出的别扭,领头的知道银盔银甲的大块头是谁,也明白地宫尽管已经变成了废墟,但依然十分凶险,这些奇怪的动静并不是他们能够理解和摆平的,于是毫不犹豫让同伴火速退出。

又是一声巨响,三眼碧蟾蜍从空中栽落,它比甲丑还惨,飞来的路上打了三架,最后一场,它被围住的时候眼看已经没了生路,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神魔忽然跑的干干净净,这才侥幸脱身。

地宫废墟的周围弥漫着恐怖的气息,三眼蟾蜍作为荒古神兽,对危险的预判要比甲丑敏锐的多,天象表明,有十分可怕的东西即将跑出来,此处已经极度危险,看着不远处的大坑,甲丑那大块头莫非已经进去了?

就在此时,山腹内传来令人心悸的气息波动,紧接着便是一连串沉闷的轰响声,三眼碧蟾蜍勃然变色,知道甲丑已经与不速之客遭遇,而且明显听出对方要比甲丑强大,它由心底感到了恐惧。

但眼看着八楞紫金锏的表层开始大面积脱落,李天畴所布置的伞状大阵也开始松动,蛤蟆再也没办法犹豫下去,鼓起的巨大肚皮掀起一股滔天巨浪,呱的一声,蛤蟆已在原地消失不见。

地宫下面已经打的昏天地暗,甲丑发狠,在跟一名黑色的虚影缠斗,那虚影犹如实质,挥舞着一杆粗大的狼牙棒,没有任何花哨和招数,就是对着甲丑一棒接一棒的猛砸,声势极为惊人。

甲丑疲于招架,身上的盔甲已经崩裂了好几处,破破烂烂,看上去惨不忍睹,实际是强弩之末,而他们打斗的空间是强悍的元气能量硬生生的给崩出来的。

四周不时的有小规模的塌方,而空间更深处则是一片红光,无处不在的浓密灰尘也难掩其靓丽的光华,红光中一个黑影正在疯狂的手舞足蹈,如铁皮摩擦般让人牙酸的吟唱便是从那黑影嘴中飘出,显得是那么的怪诞的令人憎恶。

光影一暗,似乎又多出一个影子,那影子是如此的粗大,贯通了废墟表层到先放黑洞的整个空间,相比之下,跳动的黑影便显得渺小的多,但舞动的更为疯狂,吟唱出来的声音如荒原萧瑟的寒风在呜咽。

与此同时,地宫废墟外出现了十分恐怖的诡异景象,一条赤果的、毛茸茸的大腿从那片乌云间缓缓伸出,腿上的黑毛犹如利刃,根部毛孔处向外渗出鲜红的血液,如巨岩般的脚掌忽的踏下,轰隆一声,李天畤熬了好几个晚上的伞形大阵便被踩塌了一脚。

地动山摇中,一直魏然屹立的八棱紫金锏终于开始晃动,那只大脚并不满足,缓缓的抬起来,又重重的踏下,于是那伞状大阵再度塌掉一边。

呱!三眼碧蟾蜍终于发出冲锋时的嘶鸣,长舌如匹练飞出,卷向那举着狼牙棒的虚影,骤然出现的攻击让虚影猝不及防,被卷了个正着,甲丑压力顿减,立刻向那团红光中冲去。

“缠住他!”漆黑的洞口内传出一声大吼。

三眼碧蟾蜍自然知道,也没料到自己会轻易得手,长舌再缩,想要一口气将这虚影吞入口中,未料到虚影沉重异常,竟然拖不动,蟾蜍有点慌神,浑圆的肚皮鼓荡,浩荡的元气蓬勃而出,粗大的长舌发出嘎吱吱的声音,蟾蜍居然想将虚影给勒爆,而对方的狼牙棒却已狠狠的砸下。

棒影看似不长,但挥动间却已然到了蟾蜍的头顶,蟾蜍的两只硕大的眼睛顿时又鼓胀了一倍有余,两只前爪不知道摸出了什么器物,豁出老命往里上一撩,沉闷的轰响间,大蛤蟆被震飞出去好远,那如蟒蛇般的长舌顿时缩的无影无踪。

但是虚影还有没来得及拦住甲丑,极为难听的吟唱被打断,刺目的红光顿时一暗,沸腾如喷泉一般的空间裂隙里已经有第二条大腿在伸出,却随着吟唱的中断而不得不停下来,地宫废墟上准备第三次踩下的巨大脚丫也忽然在半空中顿住。

突然的安静只持续了两息不到,地底下便传来一股令人心悸的震动,紧接着通道口喷出无数山石和烟尘,就如同喷泉一般,气流之强大,就连三眼蟾蜍也被裹挟在其间,被喷出去老远。

乌云中伸出的那只巨掌也终于第三次轰然落下,伞形大阵彻底崩坏,非但如此,自乌云中又伸出一只毛茸茸的长臂,如同那条腿一般粗壮,黑黢黢像倒刺一样的黑毛乱七八糟的插满了手臂,五根长爪仿若传说中的五指山,照着地宫废墟孤零零的八棱紫金锏抓下。

一道极为耀眼的闪电划破长空,紧接着便是一声炸雷,紫金锏的握把居然释放出橙静的光芒将那毛糙的巨爪给震开了,紫金锏犹如活过来一般在摇曳中发出阵阵轰鸣,明显感受到了威胁。

地宫废墟深处的恶斗已然停止,黑影恶毒的目光望着难以再站起身的甲丑愤恨不已,召唤仪式被打断,对其影响极大,元神遭受重创,原本浑然一体的祭坛出现了道道裂缝,而头顶处水波翻涌的空间裂隙渐渐安静下来,血红色的粗腿和上臂很突兀的自裂隙中伸出,说不出的怪诞和恐怖。

黑影发狠,翻手抓出一把黑色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割开自己的手腕,殷红的鲜血涌出,全部滴撒在匕首上,匕首忽然蠕动起来,疯狂的吞噬着鲜血,不多时便足足撑大了一倍有余。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被鲜血喂饱的匕首泛出暗红色的光芒,嗡嗡的发出十分恐怖的嘶鸣,黑影将又将手腕溢出的鲜血滴在了祭坛上,这才作罢。

而此时的甲丑已经奄奄一息,元神被震碎,躯体也渐渐丧失生机,即使大罗金仙和神皇出现,也难以挽回他快速逝去的生命,他拼死了那个实力不弱于他的虚影,已经没有太多遗憾,即便说有,就是他再也难以回归神界,再也见不到曾经一起战斗过的伙伴,战神殿的荣耀一直是他的骄傲,骄傲将伴随着他长眠。

但弥留中的甲丑看见了一道阴狠嗜血的目光,让他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悸,一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然而他的思维已经十分迟钝,眼睁睁的看着黑影拎着匕首在他的身边缓缓蹲下,充满血腥气味的手掌按在了他额头,然后将那乌黑的匕首一寸寸的送进了他的胸口。

只是一个犹豫,便什么都迟了,那个手掌封住甲丑的神藏、神魂,残存的元气和碎裂如虚影的元神也一道被冰封,想要自爆都已经做不到了,一颗金光四射、依然跳动的心脏被那个乌黑的匕首挖出。

祭坛上多了一颗真神的心脏,黑影再次跳起了不知名的舞蹈,嘴里疯狂的吟诵的难以听懂的词句,时而高亢,时而低沉,如兽吼,如鬼泣,于是祭坛再度泛起了红光,刚刚沉寂的水潭又再度涌出水波。

……

李天畤遭到从未有过的围攻,一波接着一波,也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波,短短的时间内,死在叶刀和大黑枪下的神魔不少于十个,也让他第一次见到了如此之多的诸天神魔藏匿于的凡世间,远远超过了他之前的预计。

而极为难缠的沈文裕一直如鬼魅一般如影随形,不愧为血族的大神魔,其生命力和战斗力都极为强悍,所使用的神通也十分诡异,尤其在他祭出血族的一面古老战旗时,他真正的手段和底蕴才全面爆发,战旗上是一头恶魔,形同凡间界传说中的山魈,但头颅要大上许多,古老而苍凉的气息连通了血族的祖源之力,连续两次对拼,李天畤也差点被对方重伤,若非叶刀发威,他险险被沈文裕翻盘。

缠斗的过程中,李天畤已经使出了各种手段,甚至动用战争傀儡布置了数个小型阵法试图围困沈文裕,但很快就发现行不通,于是提着大黑枪再战,就这样,一直纠缠到大黑山的外围。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天畤的心也在往下沉,突然,他神识中的一个光点暗淡下去,那是甲丑,他悲从心起,凡尘中,曾经战神殿唯一一个幸存下来的伙伴就此离去,他爆发出了震天的吼叫,叶刀脱手而出,誓要将沈文裕斩成七八十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