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王者降临最新章节 > 第一章 穿越时空
王者荣耀新赛季开始了,李惠民又开始了他新的征战。上赛季他堪堪止步于永恒钻石,没能冲上至尊星耀,心中遗憾得很。

连续打了一周,马上就要晋级了,李惠民心中激动得很。只可惜,他时乖命蹇,碰到了周末。周末小学生众多,把李惠民给坑得不要不要的。总是输一局赢一局,看看一只脚已经跨入了新大门,另一只脚却死活进不去,被人给拖住了。

一怒之下,李惠民连续奋战了一整夜,直弄得自己浑身酸痛,头晕眼涩仍不罢休,最后眼前一黑,就昏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李惠民只觉脑后针刺般的剧痛,眼睛尚未睁开,耳朵里却是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外面是人喊马嘶吵得很,旁边却又有一个惊喜交加的声音传来:“少将军醒了,少将军醒了。”喊完这声,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着这说话的人是跑出去了,然后呼啦一声,似乎门被打开了,门外,新鲜的空气卷了进来,让李惠民呼吸为之一畅。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李惠民勉力的睁开双眼,入目却是让他顿时愕然:这似乎是一个帐篷,他伏躺在床上,面前放着一个木盆,左前方的地上,凌乱堆着甲胄,兵刃和血衣。这是什么地方,打个游戏打到了影视城吗?最近朋友圈里有谁在拍片?

李惠民把眉头一皱,仔细在脑海里思索起来。这一思索就不得了,一大段记忆如潮水般涌来。轰的一声,李惠民脑袋受不住又晕了过去。隐隐约约间,他似乎又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传来。

再一次醒过来后,李惠民心理上终于接受了自己穿越了的事实。昔日种种已成过往云烟,好好活在当下才是第一要务。睁开眼睛,面前一张满是胡子的大脸,浓眉入鬓,鼻直口方,锐利的双眼里满是焦虑。李惠民知道,这就是自己的便宜叔父李傕了。自己则是李傕的便宜侄子李利。

李惠民做为一个新时代的汉人,对三国历史那是相当的痴迷,不敢说对汉末三国的历史倒背如流,但大概情况还是了然于胸的。李傕字稚然,北地泥阳人,董卓麾下中郎将牛辅的部下校尉。也就是说,董卓是李傕的老大的老大。但对于李利这个名字,他却是毫无记忆。或许就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的历史尘埃吧。

话说牛辅奉董卓之命,屯兵于陕地时,派麾下校尉李傕、郭汜、张济等将步骑数万,于中牟大破河南尹、名将朱儁。然后纵兵为乱,抄掠陈留、颖川等地,到处杀人放火,只搞得天怒人怨。

现在顶头老大董卓被王允和二五仔吕布一起给弄死了。李傕闻信大惊,便不敢在中原停留,忙率兵回陕,去寻老大牛辅。

结果到了地方一打听,老大牛辅也死了。还死得莫名其妙的冤枉。原来吕布攻灭董卓之后,怕董卓分屯在外的凉州骑报复,于是忙派老乡李肃持诏带兵去讨牛辅。牛辅是董卓的女婿,没点本事董卓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他。结果李肃与牛辅一仗打下来,被牛辅打得落花流水而逃。李肃逃回去后,老乡吕布顿时翻脸不认人,把李肃给砍了以正军法,然后再欲派人去战牛辅。忽然就有喜讯传来,说是牛辅营中无故大惊,发生了营啸。牛辅因之而死。

营啸这种事情,放在古今都是要人命的大事。打了胜仗还莫名其妙的发生营啸,正失去了靠山心中没底的牛辅自然害怕,于是取了金银细软便弃军而走,左右护卫一见牛辅失势,便见利忘义,遂斩牛辅,送首长安以请赐。吕布听了大喜,便道:“以下犯上,以臣谋主,大逆,吾岂能容之。”遂命左右牵牛辅卫士而斩之,好歹也算是帮牛辅这个老熟人给报了仇。却忘了自己也是个以下犯上,以臣谋主的货色了。

话说回来,现在老大的老大董卓死了,老大牛辅也死了。李傕这一下心里就凉了。他左右不过是一介武夫,平生只知道听命厮杀。现在心中的靠山大腿都凉凉了,他就真的有些乱了方寸,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投降吧,天子和诸臣只怕是恨凉州系入骨,会放过自己吗?不投降吧,自己往哪里去?下个月的粮草饷钱找谁拿?麾下的骄兵悍将们闹起事来,谁招架得住?

李傕无奈之下,就派人去寻郭汜、张济、樊稠这三个难兄难弟。这会郭汜等人也是乱了方寸,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见李傕派人来寻,便忙引兵过来相会。四个难兄难弟凑在一块,七商量八商量也没商量个屁出来。却更是愁眉苦脸了。

哥几个进又进不得,想回凉州,前方长安那是避不过的一个关口。退也退不得,关东豪杰并起,他们又在中原多造杀业。名声迎风臭十里变成臭狗屎,哪个诸侯能容得下他们?

正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王允又派了一支人马来,言语还很不客气:“关东鼠子欲何为邪?可速诣长安。”

没得朝廷的赦令,李傕等哪里敢离开军队。自然不肯干,于是与这支朝廷军队摆开兵马干了一场。就是这一仗中,李利于冲锋途中,马失前蹄,跌下马背,负伤昏迷。

李傕一大家子,基本上都是武夫,他自己的儿子死了好几个,前几年刚生的又还年幼,诸侄之中,只有李利勉强算得上是才兼文武,于是便被李傕视做继承人来培养。毕竟这兵荒马乱的,谁也不知道明天的事。万一李傕自己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亲侄上位后,李傕自己的子女妻妾也不会没了照顾。

这李利也很争气,年方十八便就弓马娴熟,勇武过人。又兼性格爽朗大方,因此深得李傕与营中将士喜爱。谁曾想这一战却是受了重伤,眼见得性命不保。李傕为此已经几天几夜吃不香、睡不好了。

现在见得亲侄醒来,便忙奔了过来探视。李利心里虽然还有些不适应,但李傕双眼中的关切,他还是感觉到了。呻吟了一声,便欲开口说话,却发现喉咙中如同火烧般难受。挣扎了一会,才吐出个水字出来。

旁边的士卒忙拿了水囊过来,却被李傕劈手一把夺过,小心翼翼的喂了李利一些水之后,李傕就一脸关切的道:“惠民,你先好生歇息养伤,待好了再说话。”说完又陪了一阵,这才出帐去了。

李利那已经过世的老爹,是个读了几卷书的人,虽然没有出仕,连个乡里小吏也未曾做过,但把文人的习气却是学了个十足,他坐在家里也满怀忧国之心。眼见得天下黑暗混乱,社会风雨飘摇,于是给自己的爱子取名为利,取字为惠民。利字引申开来,本就有好处、顺利的意思。意在希望李利能够给天下万民带来福祉、利益。希望李利以后能成为一个对天下、对百姓有所帮助、匡益的人。只可惜他失败了。他去世之后,他的亲弟弟李傕把李利给弄到军队里来了。凉州军的军纪素来败坏,士卒好战嗜杀,李利能学到什么好那才是奇哉怪也了。

李惠民闭上眼睛,心中苦笑道,李惠民啊李惠民,之前整天想着生活这里不如意,那里不开心,不如穿越到古代。现在如你意了吧?到了汉末三国,要骑马提枪,冲阵厮杀,你满意了吗?

李惠民痛苦的呻吟一声,心中大声咆哮,不!老子要回去,这里没网络,没手机,没灰机,没高铁,没电影院,没老爸老妈,啥都没有,待在这里干什么?改变历史吗?不不不,李惠民对此表示并无半点兴趣。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又还怕死得很,哪有这本事啊。李惠民心中默默念叨着:玉皇大帝,三清祖师,我佛如来,求你们行行好,再把我丢回去吧。我这种战五渣明显不适合在这里生存啊!

很显然,满天的神佛对此保持了沉默。

无奈之下,李惠民从此开始了自己的三国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