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王者降临最新章节 > 第九章 新丰之战
初平三年(西元192年)六月,李傕、郭汜、张济、樊稠等将,聚兵十余万,反攻长安。沿途所过之处,守令纷纷遁逃,与此同时,告急文书,也如雪片般向着长安城投去。

很快,长安朝廷就做出了反应。派董卓旧部徐荣和胡轸率兵前来应战。

闻得徐荣与胡轸率部前来,李傕等人心中就是一慌。他们倒不是怕胡轸,而是有些怕徐荣。

徐荣,董卓麾下中郎将,辽东玄菟人,勇猛非凡,超级能打。关东诸侯讨董时,徐荣曾经打败过曹操,打败过孙坚。这等战绩,在凉州军中屈指可数。

徐荣也非常残暴,与孙坚一战中,还生擒了颍川太守李旻,把人家活生生给煮了。这么一个牛人来了,李傕心中如何不慌?这要是败了,下场可想而知啊。

众将于是聚在一起商议。见众人说了半天说不到点子上,贾诩就站了出来,笑道:“此事易耳。胡轸素与吕布不和,又与我等同为凉州人士,可遣人至其营中,许以厚利,招其来归。徐荣不足道哉!”

众人大喜,便从贾诩之计,派人去找胡轸去了。李利就看着贾诩,心想,老贾真是阴险呐,这事要是成了,到时胡轸在两军交战之时,突然从背后捅徐荣一刀,嘿,徐荣再猛也只能做个冤死鬼了。

去年董卓派胡轸、吕布一起攻打孙坚。胡轸性子急,要整肃军纪,吕布就造谣动乱军心,结果导致胡轸兵败,帐下都督华雄被孙坚所斩。那时起胡轸与吕布就结下了梁子。

今年吕布与王允勾结到了一起,弄死董卓之后。吕布想起自己自投董卓之后在凉州军中深受排挤,又觉得胡轸与自己有仇,还留着不妥,于是跟王允商量,说要不把董卓旧部全给杀了算了。王允想了想,没有答应。

胡轸帐中,迎来了李傕的使者。使者按照贾诩说的,一阵诉说,胡轸脸色阴晴不定。不得不说,刚才使者所言字字句句,全说到了他的心底。

董卓突然死了,董家老小全被一锅端。对于刚好在长安的胡轸来说,那阵子他简直是惶惑不安,天天做噩梦。生怕哪天朝廷的人马就杀上门来了。毕竟,现在是王允和吕布那个贼子一起执掌朝政。以吕布的性子,又如何肯放过自己?

李稚然说得没错,王允和吕布都是并州人,所以他们勾结在了一起。徐荣是辽东人,也选择了投靠王允、吕布。这个世道,看来还是乡党一起抱团要靠谱点。要不然,为什么太师都死了,朝廷唯独不赦李傕等人,还不是并州佬在从中作梗么!

真要是这次和徐荣一起,打败了李稚然等人,只怕下一个被清洗的,就会轮到自己了。自己与吕布关系恶劣,又没了利用价值,人家还留着自己干嘛?

娘的!豁出去了!与其回长安任人宰割,不如与李傕、郭汜等人联合起来拼一把!胡轸想到这里,心中便下了决断,他对使者道:“自太师遇害以来,我夙夜难眠,今次旧友重逢,喜不自胜。稚然之意,我自当顺从。来日交战,且看我军中信号行事。”

这日,战鼓如雷,号角呜咽。两支大军排列着整齐的军阵,各自从营门中涌了出来。徐荣一马当先,于阵前大喝道:“凉州诸将听了,尔等可速降,我自会上奏朝廷,保尔等性命!莫要自寻死路!”

徐荣是与牛辅同一个级别的中郎将,才不会把李傕等牛辅麾下校尉看在眼里。所以一上来,就以上级的身份来咄咄逼人。

王允和吕布也是想用徐荣在凉州军中的威望来压制凉州诸将。徐荣一出面,这边凉州军中就是一阵骚乱。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徐荣实在是太能打。

马上,李利就在军中喊了起来:“别信他的!徐荣是辽东人,早就和王允、吕布两个并州人勾结到一起去了,太师就是他们一起害死的!我们要是投降了,还有活路吗?朝廷真要饶过我等,为何不见赦书来!”

李家的几个大老粗也跟着喊了起来:“就是,你们不相信自己的乡党,难道要去相信一个异乡人不成?”

“我们都起兵了,朝廷这是怕了才让我们投降!”

顿时,军中的骚乱,就被平熄下来。凉州将士们心中一回味,对哦,朝廷你早干嘛去了。为什么等我们起兵了,这才说要我们投降?真投降了,谁知道你们怎么处置我们?

徐荣见对面毫无反应,顿时就是大怒,他喝道:“不识好歹的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说实话,徐荣还真是存了几分香火之情的。他也真的是不想凉州人打凉州人。虽然他不是凉州人,但他的部队也是凉州军啊。要是李傕等人肯投降,他也一定会上书朝廷,请求朝廷放过李傕等人,不要伤害他们的性命。

见自己一番好意,对面却丝毫不领情。听军中隐隐还有喊声,说自己是谋害太师的共犯。徐荣心中这股子火就怎么也压制不住了。董卓虽然喜欢乱来,但毕竟是他的故主,对他有知遇之恩。他怎么会和吕布那个背主之贼勾结在一起谋害董卓?简直是侮辱他的人格!

徐荣面露狞笑,既然敬酒不吃要吃罚酒,那就休怪我徐某人不念旧情了。在徐荣看来,对面那十余万人,不过是拼凑在一起的乌合之众罢了。等会只要斩了李傕、郭汜等人,其军自散。

于是他回过头来对胡轸道:“文才,等会出击,我自率部于前,你与整修率部攻其侧翼。一举而破其大阵。”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胡轸与杨定齐声应命。

鼓声不断的调整,最后变得激烈起来。两支同出一脉的大军,终于开始发动了。骑兵开始冲锋,步卒开始奔跑。眼看着就要撞在一起了。

忽然,跟在徐荣身后的胡轸,一声不吭的就提枪对着徐荣背心一捅。战场之上,任谁也不会想着,伤害会来自于背后。

徐荣也没能够想到。虽然借着武将的危险意识,提前做出了躲避动作,避过了那致命的一击,但徐荣腰部还是受伤了,他捂着腰间,鲜血迅速涌出,染红了他的双手。徐荣回过头来,讶然的看着胡轸,艰难的道:“文才?”

胡轸面无表情的说道:“将军,对不住了。凉州人不能自相残杀!”

徐荣听罢,忽然仰天大笑,而后厉声道:“我恨不用吕布言,早诛尔辈,以至有今日之劫!真是死不足惜也!”

却原来,吕布迟迟没把胡轸和杨定给干掉,徐荣也是出了力的。谁曾想,自己保下来的人,今日却在战场之上反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