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王者降临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一章 长安陷落
凉州军入城,和吕布交战,这么大的动静,王允自然已经惊醒了。不止是他,百官和天子,都已经被城内突然冒出的喊杀声给弄醒了。王允心中一片冰冷,他聪慧过人,从城中的喊杀声他就知道,只怕是贼兵入城了。

王允匆匆起来之后,没在家停留,速往皇帝那里赶了过去,到了没多久,许多大臣也陆陆续续的赶来了。他们神色焦急,看到王允之后,便忙问道:“王司徒,发生了何事?”其实,他们心中大多也都猜了个七七八八,只是仍然抱有幻想,所以希望能借王允之口听到不一样的消息。

王允没有回答,独自站到阑杆前,抬头举目看向远方那厮杀声传来的方向。百官们心中顿时就陷入了绝望。谁也不愿意董卓的旧部,再次站到朝会的最前方来掌控朝廷。

未几,吕布引残兵赶到,止于楼下,乃高呼道:“贼已入城,王公可愿与我同去?”

王允听了,面无表情的对道:“安国家,吾之上愿也,若不获,则奉身以死。朝廷幼主恃我而已,临难苟免,吾不为也。努力谢关东诸公,以国家为念。”

他为百官之长,诛杀董卓的头号功臣,这个时候,他怎么可以抛弃天子与朝廷百官,一走了之?他骨子里的气节和风范不允许他这么做。

王允是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了的。所以他才在话里提到关东诸将,让吕布去投奔他们,让他们以国家为念,别在关东玩占地图、搞割据的那一套把戏了,要是心中还有汉室江山,那就快点带兵打进函谷关来,解救天子,也顺便为他王允报仇!

吕布满心希望想要带着王允一起走。当然,他也想过是不是带着天子和朝廷百官一起跑,但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旋即就放弃了。人家李傕等人冲进来,为的就是要掌控朝廷话语权,要是发现天子和朝廷都没了,那还不得和自己玩命啊。到时候自己只怕想逃都逃不脱了。

王允就不同了,目标小,往他军中一躲,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吕布就不相信李傕等人在抓了皇帝和朝廷百官的情况下,还会对他们俩不死不休的进行追杀。到时逃到了关东去,有了王允在,自己与关东诸将们就更好打交道了。现在吕布一个人跑到关东去,说实在的,他心里也有些没底。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只是无论吕布怎么劝,王允只是不依。又是一阵马蹄声响,吕布回头一看,却是张辽、高顺护了他的家眷而来。张辽急声道:“将军,怎的还在此处,贼兵已追来矣!”

远远望去,那黎明的一丝朦胧当中,隐隐又有喊杀声传来。吕布知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于是便不再劝,只于城下拜了几拜:“陛下保重,王公保重,诸公保重。”随即便引兵而去。

吕布率残部扬长而去,剩下城楼之上的百官们却是面面相觑。前方贼兵正在杀来,而自己的护卫力量却在关键时刻弃城逃跑。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家一起拿眼去看王允,却发现王允只是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数息,卫尉种拂站了出来,厉声喝道:“吾等为国大臣,自当报效君王,今叛贼破城,正是吾等止戈除暴之时也!”

言罢,便提了剑在手,率领宫城护卫下楼去了。百官中,又有太仆鲁馗、大鸿胪周奂、城门校尉崔烈、越骑校尉王颀等一并站了出来,随种拂下城去了。

这些人当中,个个都是朝廷精英,时之名士。其中又以崔烈名声最大。崔烈这人最有趣,当时汉灵帝公然卖官粥爵,三公(司徒、司空、太尉)标价一千万钱。时任廷尉的崔烈想了想,觉得以自己的资历,前面又还排了不知道多少人,何时才能过一过三公的瘾?干脆就出钱插个队算了。于是就出钱五百万,买了个司徒来当当。

汉灵帝事后后悔得不行,直叹自己亏大了。因为崔烈是个名士就给人打对折了,实在是划不来。这崔烈还给后世留下了一个成语叫满身铜臭。

话说崔烈买了个官,其实心里也有些不安,于是就在家里问他儿子崔钧,说儿啊,我现在位居三公,天下人有什么看法没有?崔钧老老实实的说大人少有英称,历位卿守,论者不谓不当为三公;而今登其位,天下失望。崔烈就奇怪的说这是为什么呀?崔钧说论者嫌其铜臭。崔烈恼羞成怒,持杖要打这不孝子,崔钧撒腿就跑。这就是满身铜臭的出处。

崔烈还干过一件不靠谱的事,当年凉州韩遂等人造反,朝廷深以为忧。这凉州简直是按下葫芦起了瓢,没完没了了。崔烈于是就向皇帝建议,干脆把凉州放弃掉算了,这破地方,年年是个吞钱的大黑洞,一年不知道要填进多少钱粮进去。索性不要了,他们爱谁谁吧。汉灵帝也是个不靠谱的,听了之后,还正儿八经的让这事上了廷议。结果汉朝靠谱的臣子还是占了多数,在他们的据理力争之下,崔烈的提议被否决了。

崔烈的儿子崔钧也挺坑爹的,袁绍出奔到了冀州,然后号召天下人起兵反董,崔钧时任西河太守,听了消息积极响应。董卓一听,勃然大怒,立马就把崔烈给抓了,扔进监狱里关了起来。直到王允诛除董卓,崔烈才给放了出来。复拜城门校尉。

这十数个大臣下了城,站在城楼之下各持兵刃在手,身后是数百宫城守卫。再后面的城楼之上,则是天子与朝廷百官。

不一会,李傕、郭汜引兵衔尾追来,不见吕布踪迹,却见前方有数百人列阵,十数个身着朝廷官服的人站在最前。

李傕把手一挥,身后大军遂止。种拂出列,呵斥道:“天子銮驾在此,尔等还不前来拜见。”

李傕不理种拂,只问道:“吕布何在?”

崔烈见状,走了出来,道:“吕布已走,天子驾前,尔等放兵纵横,意欲何为?”

郭汜听说吕布已走,心中极为不耐,见这两人叽叽歪歪的,也不吭声,只把手一挥,凉州军中,顿时就升腾起一片黑云来,箭矢如雨而下,种拂与崔烈等人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后就已经倒下了一大片。

种拂大骂:“真叛贼也!”遂率兵与交战,全军覆灭于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