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王者降临最新章节 > 第四十二章 河东盐业 二
河东盐池真的很重要。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都离河东盐池很近,而后世这里曾经出土百多万年前人类大规模生活过的遗址。华夏先祖一直围绕着盐池生活,直到河东一地满足不了日益壮大的部落。直到井盐、海盐开始大规模的产出。河东盐池才不再独领风骚。

话说,汉朝开始也是盐铁专卖的。尤其是汉武帝时期,为了给他老人家筹措战争经费,桑弘羊简直是愁白了头发。那会盐铁专营,给当时的西汉朝廷和汉武大帝帮了天大的忙,不然朝廷早就破产了。

东汉初年的时候,盐铁也是只允许官府进行经营的。一是当时的东汉朝廷需要大笔收入来支付军费。二是豪强们私铸私采,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史上就曾有豪强私铸,召来亡命,多致奸盗。当然,光武帝并没有明确下诏说要盐铁官营。而全国范围内的盐铁官,也是各郡太守奏请朝廷而后设置的。看见没,太守的职权很大吧?

直到汉章帝时,因为国用不足,这才把盐铁专营提上了议事日程。只是东汉和西汉那真的是不能比。东汉的豪强门阀们,比起西汉来那是又多又强。

这边皇帝刚把这事一提,让尚书们一起来讨论下,马上就有人跳出来反对了。大帽子就一顶顶的往汉章帝头上扣了。“……王制天子不言有无,诸侯不言多少,食禄之家,不兴百姓争利,……盐铁归官,则下人穷怨,……诚非明主所当宜行。”你这样搞,与百姓争利,绝对不是个好皇帝,以后一定会被后人骂。快别这样干!

汉章帝口袋里布挨布,到处都要用钱,却又囊中羞涩。只顾着解燃眉之急,哪里还顾得上身后之名。就不理尚书们的反对意见,果断的在全国全面推行盐铁专营。把反对最厉害的,都扔进了大狱里待着。这一手段祭出,很快就缓解了汉朝的财政危机,可以说是为汉朝奶了一大口。

只是好景不长,汉章帝驾崩之后,太子才10岁,于是刚从皇后升级的窦太后就临朝称制,窦太后豪强出身,她的母亲是公主,她的父、祖都是高官显爵,她的哥哥是横扫匈奴,勒石燕然的大将军窦宪。

她一上台,在同为豪强的大臣们的鼓动下,很快就把盐铁专营给废止了。盐铁专卖也有它的弊端。专营之后,官造铁器许多老百姓都不爱去买,因为手工太差,质量不好,买回去花钱不说,还耽误农时。官采之盐则里面泥沙混杂,搞不清这到底是土还是盐。〓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民怨是肯定有的。夸大其词也是有的。于是一封诏书就毁灭了汉章帝的心血:“昔孝武皇帝致诛胡、越,故权收盐铁之利,以奉师旅之费。自中兴以来,匈奴未宾,永平末年,复修征伐。先帝即位,务休力役,然犹深思远虑,安不忘危,探观旧典,复收盐铁,欲以防备不虞,宁安边境。而吏多不良,动失其便,以违上意。先帝恨之,故遗戒郡国罢盐铁之禁,纵民煮铸,入税县官如故事。其申敕刺史、二千石,奉顺圣旨,勉弘德化,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废就废了,还要打着汉章帝的名义,说是他要死的时候后悔了,所以才留下遗命要废止。幸好皇帝驾崩后,棺材板都钉得非常死,还棺材套棺材的内外好几重。不然汉章帝还不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啊。

豪强们连土地和人口都要隐藏起来,你敢查他都敢造反。朝廷放开盐铁经营之权,然后想着收税,呵呵,能收上来几个税?这一切无非是豪强们团结起来,从皇帝口袋里抢好处罢了。

不过,因为窦氏太过跋扈,几年之后,小皇帝把窦氏一网打尽,上台亲政。又过几年,小皇帝也就是汉和帝也撑不下去了,于是又开始推动恢复盐铁专营。

只是到了那时,皇帝(朝廷)面对团结一心的豪强们,只能选择妥协。光武帝刘秀想度田,面对豪强们的抵制都只好放弃。汉和帝亲政之后,要做的事情非常多,政治就是不断的争斗和妥协。最后几个回合下来,皇帝和大臣们,达成了默契。铁可以民营,盐则是有限度的民营。大臣们也在其他地方对皇帝配合、让步。于是皆大欢喜之下,东汉的国力,竟然在汉和帝手里达到了极盛,史称永元之隆。

可惜汉和帝英年早逝,接下来的皇帝,就一代不如一代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天下盐官,也只剩下收税、监卖的权利了。

李利听完贾诩的讲述之后,心中不禁就是一叹,身边有个能人真幸福。这不,关于盐业经营权的前因后果,给自己讲得明明白白。那自己以后做事,也可以有针对性的从容不迫了。

既然朝廷没有说官府不得插手盐业经营,那么自己自然可以搞盐业开发啊。法理上没有问题,李利就一点也不怕。干起事来,心头火热,全身是劲。

他又了解了下,河东大大小小的世家士族们,几乎家中都有盐场。尼玛,在这么一群人碗里抢食,相当危险。怕死的李利未虑胜,先虑败。事情可以搞,大不了搞不成,拍拍屁股回长安嘛。

但小命却是一定要保住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惹急了他,直接去长安调了兵马来,什么世家什么大族,都得跪。

各大家族的盐场,都有私兵在看守。这也是东汉王朝的一大痼疾。豪强们有庄园有坞堡有田地有人口。完全是独立出来的国中之国嘛。

考虑到未来很有可能发生的武装冲突,李利就在想,现在单靠徐晃一个是不行的了。徐晃是河东人,万一心里念旧情,不说通风报信,言语上稍微露一点口风,那些比狐狸还狡猾的家伙们肯定就会提前做好准备。

而且,军队中不能只有徐晃这个本地派。张辽在河东是个无根浮萍,是时候拉拢并州佬了。

想到这里,李利就把卫觊、裴潜、贾逵、柳孚四个一起喊了来。对他们说道:“我有一事,骑都尉张辽就在河东,谁若能说服他效力于我,我必有厚赏。谁愿往之!”

四个人对视一眼,心想这正是在李利跟前刷印象分的时候,可不能落后于人了。于是便齐齐上前道:“禀太守,下吏愿往!”

李利哈哈一笑,摆手道:“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