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王者降临最新章节 > 第七十九章 拜访钟繇
李傕要打击投机倒把的粮商,非常时期李利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全部抓起来抄家灭族的话,打击面过广,以后谁还敢在长安城中卖粮?

沉吟了会,李利就提出了这个问题,而后道:“叔父,此事不宜操之过急,朝廷那边,可有甚意见?”

不提朝廷还好,一提朝廷李傕就是一肚子的火。他瞪着眼睛,一拍案几,道:“朝廷那帮人,除了满嘴虚言还能做什么?”

李傕和郭汜干仗,朝廷下旨劝两家罢兵,即不听李傕的颁布命令说郭汜、樊稠是叛贼;也不听郭汜、樊稠的说李傕是逆臣。长安市场上物价飞涨,朝廷除了要求李傕配合放粮之外,也是策手无策。

李傕生平第一次后悔,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朝廷在身上。真是个大负担。或许历史上他之所以同意天子与朝廷东归,也有甩脱累赘的想法吧。

李利听了心中不禁好笑,让朝廷成为摆设的,不就是你们这些军头吗?人家现在要啥啥没有,你说他们除了嘴巴上面说说之外还能干什么?人家真要干成什么事,你又会紧张了。

辞别了李傕,李利就去见钟繇,他想问问钟繇的意见,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说不定钟繇会给他带来惊喜。而且,据线报,荀攸也在钟繇府上,嘿嘿。那就提前先见个面吧。

长安城的治安维持的还算不错。李、郭两家大战,目前还算克制,都知道长安不能乱。但要是打到后来,两家没人没粮了,估计就会开始掠夺了。

钟繇接到府中管事来报,说河东太守李利就在府外等候。钟繇也不敢怠慢,忙出府来迎。李利在阶下以子侄礼拜见了钟繇。他的姿态摆得很低很端正。因为经过他长时间的摸索,他发现就算是在系统好友名单内,如果自己不主动维护、处理好关系。那些好感度也是会随之而下降的。

很明显的例子就是打击河东世家之后,柳孚的好感度急剧下降,而其余三人也多多少少的下降了一些。这是因为李利的行为损害了河东世家的利益,所以哪怕是李利天天给他们在系统里送金币刷好感度,他们对李利的观感也发生了变化。

自从知道好感度也不是百分百保险之后,李利的危机感就更加强烈起来。所以他现在对自己的三个心腹班底贾诩、张辽、徐晃,那叫一个好。时不时的嘘寒问暖,赐下财物就不说了,还经常设宴喊他们来饮酒作乐,增强感情。你还别说,这些小手段还挺有用。经过一段时间后,李利发现,就算自己不在系统内赠送金币,他们的好感度也在缓慢上升。

钟繇把李利迎入府中,分宾主坐下之后,就问道:“惠民不在军中理事,怎的到了我家?”战事正急,按钟繇的想法,李利这会应该在李傕军中帮他叔父商量如何对付郭汜、樊稠才是。

李利闻言,就苦笑道:“大战已起,岂是一日两日?长安城中米价飞涨,民怨沸腾,我此来,却是想问计于钟公,可有良策治之乎?”

本来有个贾诩,不过贾诩和徐晃被李利留在了河东镇守。这次他只带了张辽一起前来。他和张辽两人想了几个办法,但又觉得还不够完美。李利觉得朝廷人才济济,怎么会想不出好办法来。只是朝廷空有想法却无人执行那也是白搭。

李利最早是想去拜访杨彪的。但因为惦记着钟繇府上的荀攸,所以他就决定来钟繇府上了。

钟繇见李利直陈来意,心中暗道,也就是李惠民才能想着长安满城百姓了。与其叔,与郭、樊之徒,相差何其之大也。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钟繇沉吟一会,便道:“若战乱不止,亦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尔。”他脑袋里的办法有的是,用出来效果肯定也有。但是只要战争还在继续,长安乃至整个关中都会缺粮。那么米价就会一直高居不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非人力智力可以扭转。

李利想想也是。哪怕是把长安城内的粮商全部抓起来抄家又有什么用呢?战乱一起,百姓无心种地,许多商人也不敢往这里跑贩运物资。而且打仗又最消耗粮食。这么搞下去,米价就算一时半会在他们的联手打击下降下来了,不久也还是会一路涨上去。

李利就叹息一声,看着钟繇道:“钟公,郭汜、樊稠无事生非,擅起战衅。朝廷就干看着不管?”

李利相信,要是朝廷下诏直接把郭汜、樊稠定性为叛逆,郭樊所部的士气将会遭到打击,战斗力也会因之而大幅下降。而李傕秉政以来,与朝廷诸公勉强还算处得下去。站李傕这边,对早日结束战争也有着莫大的作用。李利不相信,朝廷就会看不出来?

这会,轮到钟繇苦笑了。朝廷打的什么主意,钟繇一清二楚。天子虽然年幼,但本性聪慧,这几年又饱受磨难,什么事他看在眼里,心中都跟明镜似的。

在天子与一些汉室忠臣的眼里,李傕等人,都是罪无可赦的逆贼。举兵作乱,胁迫天子,残害大臣,把持朝政。你说李傕等人在天子心中能有什么好印象?

现在李傕和郭汜等人反目,一是朝廷实力有限,手上要兵没兵,要将没将。只能干瞪眼看着。二是朝廷心中也未必不想让两家拼个同归于尽,那才叫大快人心。三是朝廷想着要自保。担忧表态之后,战局却不朝自己所希望的方向所发展,那就真的麻烦了。最后就是又有种劭等人在暗中阻拦,一些心存忧虑的大臣们提出来让朝廷表态,最后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反正其中原因有很多,情况复杂得很。谁说朝廷就全都是忠直大臣了,腹黑、脏心、自私自利的人大把都是。

钟繇也不太好向李利解释。于是就岔开话题,笑道:“惠民,你难得来一趟,来来来,我向你介绍一位贵客。”

又侧过头吩咐身后的侍者:“速去客房,请公达前来。”

钟繇和荀攸没事在家中,也经常讨论时局。话题也曾聊到李利身上过。荀攸并不太反感李利,若是李利出身再好一些,荀攸对李利,只怕满满都是赞许了。

李利闻言,眼中喜色一闪,遂道:“可是颍川名士荀公达乎?”

钟繇哈哈一笑,抚须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