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王者降临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太傅之死
把后事交待清楚之后,陶谦也没多说废话,眼一闭,就撒手而去了。这些日子,他撑得实在是够辛苦的了。太累了,那就休息一下吧。

陶谦的家中一片悲声,这边徐州的文武们就去小沛找刘备了,说要迎他为徐州之主。刘备心中很是高兴,这真的是天上掉馅饼啊。不过他也很理智,没有被这个从天而降的馅饼给砸晕。他琢磨了下,估计徐州文武都不愿出头来承担将来曹操的打击报复,所以这才请他来顶上去。

不过,未来曹操能不能对徐州用兵,那还不一定呢。最起码,现在曹操和吕布之间,就还没见个胜败出来。等到结果出来,哪怕是曹操胜了,只怕也是元气大伤。等曹操恢复好了再来争夺徐州,自己在徐州也已经站稳脚跟,发展起来了。到时曹操有兖州,自己有徐州,谁怕谁啊。

想到这,刘备心头不禁就是一阵火热。黄巾之乱,他聚众起兵,转战南北,却几乎从来没有拥有过一块完全属于自己的地盘。当年为平原相,那青州也是老同学公孙瓒的。自己还要听从公孙瓒的节制,这平原相能不能当长久,也只不过是人家的一句话罢了。后来因为救了孔融一次,老孔给力,到处宣传、鼓吹他的事迹,传到了陶谦这里,又被陶谦请来解徐州之围。谁曾想,突然之间,就有这样的好事发生。

兖州那里吕布翻了天,徐州这里陶谦要上天。嘿嘿,真是时来天地皆同力啊。既然是各取所需,刘备那也就不准备客气了。

当然,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这是明面上的套路。要是显得急不可待了,未免让人觉得吃相难看不体面。于是刘备就再三谦虚的辞让,他说:“袁公路近在寿春,君可以州与之。”

众人对视一眼,心道但凡袁术要是靠谱一点,咱们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于是又劝,刘备再让,大家就继续再劝。陈登就说道:“公路骄豪,非治乱之主。今欲为使君合步骑十万,上可以匡主济民,下可以割地守境;若使君不见听许,登亦未敢听使君也。”

孔融和陶谦关系好,是陶谦倡议另一个反董圈子里的中坚人物。陶谦死了,他来吊唁,这会也在这里看热闹。闻言亦对刘备道:“袁公路岂忧国忘家者邪!冢中枯骨,何足介意!今日之事,百姓与能。天与不取,悔不可追。”老刘,好事就这么一次,你要是再让来让去,到时事情出了变化,可千万别后悔。孔融也愿意老朋友刘备成为徐州之主,别的不说,刘备在徐州立住脚了,他孔融将来要是在青州混不下去了,也可以南下来徐州嘛。

刘备听了,这才不再推辞,遂领徐州。

却说庞羲在朝会上公然站了出来,指责李利,后未得逞。回府之后,越想越怕。深怕受李傕、李利叔侄二人的报复。恰好刘焉那边,赔偿物资都已经交割完毕。庞羲就寻了刘范、刘诞二人,携了家小,弃官不做,随了刘范、刘诞二人径往益州而去。

又有太傅马日磾,奉了朝廷之命,持节仗镇抚关东。至扬州袁术处,却被袁术无故而扣留。马日磾执意要辞行,袁术左一个借口,右一个推脱,只是不肯。这日在府中,马日磾又来向袁术辞行,袁术想了想,哈哈一笑,起身道:“太傅莫非是嫌我招待不周?”

马日磾摇头道:“自至扬州,公路待我殷勤太盛,岂有不周之处。只是老夫奉命镇抚关东,我岂能滞留在扬州,不去他处之理。”

袁术就道:“太傅持节而来,袁某从未见过节仗,甚是好奇,可否允袁某借来一观?”见马日磾似乎要动怒,又婉转道:“太傅若能满足袁某之愿,袁某可派人护送太傅出境。”

节仗代表皇帝的身份,皇帝因为不能事事躬亲,所以有些事情必须指定人代理去办。因为空口无凭,于是就有了节仗。节仗非金非银,长八尺,上装饰有旄羽等物,极为华丽。汉武时,苏武在北海牧羊,因地处寒冷,缺衣少食,而导致节旄尽落,然苏武宁死不降,成为了守节不屈的代表人物。

凡是持节的人,都可以代表天子与朝廷。马日磾身份贵重,太傅乃是上公之位,天下除了皇帝之外,臣子之中,可以说就是他最大。而他又持节仗出行,更是尊荣。现在袁术开口就要观马日磾的节仗,马日磾心中自然是怒极。

袁术说好奇也是真的。上次朝廷封他为左将军,假节,阳翟侯。这假节就是说让他临时拥有持节的身份。但却没有把真的节仗给他。现在有了个真正持节而来的大臣,他自然想看一看这书中记载的节仗是个什么样子了。

现在袁术开口说你把节仗给我看下,满足下我的好奇心,我就可以送你出扬州了。马日磾听了,又只好忍耐下来。他实在是不能在这里再拖下去了。关东大得很,他不说各州都跑到,起码几个有名的大佬那里,都得去看一看吧。他此行代表天子和朝廷,来看一看关东的情况。若是一直留在扬州,成何体统。

于是马日磾就缓缓道:“给你一观也不是不可,只是公路莫要欺我才是。”

袁术笑道:“小子怎敢?”

马日磾于是就把自己的节杖拿给了袁术看。袁术接了过来,细细把玩之后,又道:“当趁夜观之。”

马日磾又等到了晚上。结果袁术就拿着节躲到后院去了,马日磾数请见,袁术只是不露面。这下老太傅就知道上了袁术的恶当了。

马日磾气得半死,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跳脚大骂一通,而袁术仍然不出。马日磾只出颤巍巍的出门而去,接下来数日,马日磾别说要回节杖了,连袁术的面都见不到了。

这下,马日磾就真的傻眼了。他作为天子使者,连节杖都失去了,他还有什么颜面回长安?又气又怒的马日磾,一下子就急怒攻心,一病不起了。

一句大家非常熟悉的古话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放在马日磾这里也可以用。因为失去了皇帝授予的节杖,马日磾又悔又恨,竟然吐血而死。

袁术这下也知道自己把事情搞大发了,他转眼一想,却又计上心来,先命人秘不发丧。而又取了军中名单来,把合自己心意的都一一填上名单,然后录成奏表送往长安,而署名最上者,赫然就是马日磾。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袁术也真的是胆大包天,还借着死人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