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王者降临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七十七 抵达陈留
李傕忙完了回头一看,发现礼物满满当当已经堆了几十辆大车了。李傕这下就有些发愁了,关东现在不太平啊。这么多财货路上要是出了事怎么办?耽误侄儿李利的婚期不说,自己也心痛不过来啊。

下聘和请期,本来是要让长辈出面的,李傕身份贵重,他也不可能离开关中跑到关东去。让李利的其他长辈去李傕也不怎么放心,因为要带着这么多聘礼呢。想了想,李傕就去信李利,让他把胡封和李暹给派回来。

胡封是李傕的外甥,李利的表兄;李暹是李利的堂兄,亦是李傕之侄。两人别的不说,一身骑射功夫还是很强的。让这两小子带了兵马一道护送财货前往关东,基本上也是万无一失了。而且这两人都是李利的至亲,身份也够了。如果一切顺利,就让这两小子护了他们的弟媳一道回关中。到时再让李利前去函谷关外亲迎便是了。

太原这边,攻打凿台正急,忽然李傕就来信,要调李暹和胡封回长安。李利把眉一皱,正欲开口,平日里争功争得厉害的李暹就站了出来,笑道:“惠民,我便与公培走上这一遭。这边有诸将军在,何愁太原不下?”

李利成亲这是天大的事,要不是徐晃和张辽不如李暹、胡封的亲戚身份,他们都想替李利往关东走上这么一遭。荀攸与卫觊两个也一同出列,开口表示支持。

那还能说什么,李利就道:“既然如此,那关东之事,就拜托二位兄长了。”言出,出来就向李暹和胡封深躬一礼。

胡封自小便性格沉稳,办事严谨。自来并州之后,便被李利留在身边为亲军将领。再加上勇猛机变的李暹,李利还是很放心的。

李暹和胡封以兄长和迎婚使的身份坦然受了这么一礼,然后就匆匆辞了李利,引了一千骑径往长安去了。

沿途,从祁县到上党,再到河东,一路消息传播。大家都知道李利要举行大婚了,迎娶的是陈留世家蔡氏之长女。于是从上党到河东,纷纷开始筹备了起来。李利给这两地人民,带来的福利太多了。百姓那是真的希望李太守仕途顺利,一切平安。现在李利要成亲,他们也发自内心的高兴。只是河东卫家,则有点小尴尬了。几年前他们也在安邑进行过盛大的婚礼,他们卫氏的嫡子,迎娶的就是蔡氏长女。现在好了,因无所出而被他们赶回娘家去的蔡文姬,现在又要来河东了。这一次,身份则是摇身一变,成为了河东地面带头老大的正室夫人。鬼知道蔡文姬会不会报复他们卫氏,要知道女人可是很记仇的。随便吹点枕头风,就够他们受的了。

貂蝉在安邑,心中也忐忑不安。她以妾室的身份跟了李利三年,内宅独宠。但这三年,却没有为李利诞下一子半女。虽然李利对她非常不错,但这大妇进了门,还不知道什么性格,而她又没个子女依靠,自然就心慌得不得了。

贾诩在河东倒是挺高兴的,李利的地盘越来越大,而后院空虚,现在成亲也好,省得有些人乱惦记,将来李利有了子女,这麾下的人心也将会更加凝聚。对李利小集团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李暹和胡封到了长安,见了李傕,被李傕拉住仔仔细细事无巨细的嘱咐一遍之后,就带着队伍出发了。从太原带了一千兵,李傕又给了一千兵。一路浩浩荡荡,径往关东而去。

长安到陈留虽然远,但是从长安到函谷关这一段路,是绝对安全的。因为这里是凉州军的控制范围。但出了函谷关,河南尹虽然名义上来说,也是司隶校尉部的地盘。但凉州军却从来没有踏足过这里。一是离关东诸侯太近了,随时可能引发战争。二是生怕控制了这里,天子和朝廷就要闹着从长安迁回洛阳去。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出了开封县,就算是过了河南尹的地盘,抵达陈留了。一路上,李暹和胡封不敢有所怠慢,尽量控制着比较快的速度。在自己的地盘里,是不想误事;在别人的地盘里,是不想被人惦记。

好在他们有两千轻骑,这一路驰来,除了引人侧目外,也没人敢来惹他们。小股势力躲藏还来不及,哪敢上前。至于其他人,嘿嘿,知道这是凉州兵马,也熄了非分之想。除非他们有把握把这股人马都吃下来一个都不放过。否则等消息传了回去,李傕等人一旦动怒,后果不堪设想。

紧赶慢赶,就这样一路平安无事的抵达了陈留。只是到了陈留,李暹和胡封就有些傻眼了。曹操兵围雍丘,正在大战。而蔡邕家在圉县。想要到那里去,雍丘却是避不开的。抓来几个本地土著一问,好吧,顺着蒗荡渠一直南下,到了扶沟上游再渡水去圉县,这样就可以勉强避开雍丘了。

李暹和胡封才不管雍丘那里是谁打谁呢。死了谁他们都不关心,别耽误他们的正事就行了。于是当下便决定,绕道走远路。时间长一点没关系,没有麻烦就行了。

只是世事就是如此无常,你不想惹麻烦,麻烦偏偏来惹你。你越担心的,它就越可能会发生。李暹和胡封刚决定顺着渠水往南走,这边就被曹将韩浩给发现了踪迹。

韩浩字元嗣,河内人氏,曾为前河内太守王匡之从事,随王匡一道起兵反董,董卓执其舅河阴令杜阳为人质招降韩浩,韩浩不从,袁术壮之,遂表为骑都尉。王匡死后,韩浩于乱军中为夏侯惇所救,遂归其麾下效命。

去年吕布阴袭兖州,夏侯惇与吕布交战,吕布曾使人诈降夏侯惇,而后趁夏侯惇不备而劫之。军中主将被执,士卒大乱。韩浩当时守营门,先召众将让各安其部,然后引兵往见持质者,叱道:“汝等凶逆,乃敢执劫大将军,复欲望生邪!且吾受命讨贼,宁能以一将军之故,而纵汝乎?”

然后就哭着对夏侯惇说:“将军对不住,国法大如天,我没法救你了。”于是便欲发动攻击,把叛军和夏侯惇都一起给杀了。韩浩这么一搞,叛军就扛不住了,都不拿夏侯惇当回事了,这人质还有个毛线用啊?于是纷纷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