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王者降临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两军冲突
韩浩哪里肯干,一个都没放过,全部杀得干干净净。后来曹操回师兖州,听了这件事,对韩浩很是欣赏。他道:“元嗣之举,可为万世法。”在赏赐韩浩之后,就颁布命令:从今以后,谁敢劫质,皆当并击,不用考虑人质。从此之后,劫持一事,在兖州渐渐绝迹。

这会的汉人性烈,不肯屈服,连凶手带人质一起杀的事件,其实早有发生了。前太尉桥玄,他小儿子十岁的时候,出门玩,被人给盯上了,然后被抓了。抓了之后,凶手向桥玄索要赎金。当时司隶校尉阳球和河南尹、洛阳令都来了,三公之子在天子脚下被奸人所掳,这事传出去,他们哪里还有脸?

但人质在凶徒手里,他们投鼠忌器又不敢动。眼见着凶手就要逃走了,桥玄大怒,道:“奸人无状,玄岂以一子之命而纵国贼乎?”于是就下令攻击。结果凶徒死了,他的爱子也死了。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桥玄强忍悲痛,进宫面见当时的天子汉灵帝,谢罪之后请求汉灵帝下诏书颁布天下,桥玄道:“凡有劫质,皆并杀之,不得赎以财宝,开张奸路。”汉灵帝听了,遂诏命天下如是。自此之后,天下别的地方不知道,最起码洛阳城中,想靠着绑票而发财的盗贼是没了踪影的。

话说回来,韩浩因为救夏侯惇时表现出色,就被曹操给提拔到了身边听用。这也是对韩浩的一种保护。因为夏侯惇最后虽然被救,但当时韩浩说要玉石俱焚时,他心中还是吓了一跳的。有没有怨恨韩浩,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要是还把韩浩放在夏侯惇麾下,将来莫名其妙的死了,岂不是可惜?

曹操大军围了雍丘,韩浩则奉命在外游荡警戒,意在提防张超的援军。毕竟张邈、张超两兄弟名声不小,而张邈又还逃走在外,难说张邈会不回来。其实曹操早就可以攻破雍丘了,他就是想看看,张邈这个曾经的好兄弟,会不会回来当面给他一个交待。可惜等到现在,也没见张邈的影子。

韩浩引兵在外,忽然就有斥候来报:“将军,渠水边发现一支敌军,约莫二千余骑。”韩浩听了心中就是一惊。二千人他不担心,可是二千骑兵,这就有点吓人了。现在曹操麾下的骑兵加起来才有多少?

于是他一边派人向曹操的大营汇报,一边就带了兵马向着李暹、胡封的方向驰去。李暹等正在南行,忽然就见身后烟尘滚滚而来。勒马回首一看,心中大叫一声糟了。千防万防,还是把曹操的兵马给招来了。李暹和胡封虽然都是骑兵,但队伍里有几十辆大车啊,这些东西是李傕精心给李利准备的聘礼,可不能有失。

于是李暹和胡封便互视一眼,打马上前,打算表明身份,大家互不干涉。韩浩到了之后,见前方这支队伍停了下来,于是便勒马大声道:“尔乃何人,为何进入我兖州界?”

胡封打马出阵,向韩浩抱拳道:“小将胡封,乃车骑将军、池阳侯李公麾下校尉,此番前来兖州,乃是奉命前往圉县迎亲。还望将军给予方便。”

胡封的姿态摆得很低了,在他看来,自己有礼有节,又抬出了舅父李傕的旗号,想来对面这人也应该不会为难自己了吧。

谁曾想,韩浩是个董卓的铁杆黑粉。当年他跟着王匡一起举兵反董,舅父杜阳因此也被董卓抓了,后来忧愤而死。这是韩浩一生难以开解的心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但这事只有落到了自己身上,才会明白这事是有多么的痛苦和艰难。选哪一个,心灵都难逃自责。

董卓死了,但李傕是董卓的旧部,在长安、关中依旧混得风声水起。在韩浩看来,李傕等人以武力胁迫天子与朝廷,与董卓压根就是一丘之貉,没什么不同。现在李傕的部下不声不响的跑到了兖州来,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迎亲,呵呵,韩浩压根就不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他只知道,兖州刚遭大变。吕布前脚刚走,你们凉州人后脚就来了,要说这期间没有古怪,他韩浩第一个不相信。再说了,迎亲需要这么多人?

于是韩浩就黑着一张脸道:“尔等不许妄动,等候吾主公发落。”

这一句话,只堵得脾气好的胡封也忍不住胸中怒火翻腾而起。你是谁啊?我通名禀姓,你名字也不报一个,好没道理!又让我等候你主公发落,呵呵,曹操有什么资格管我们?

凉州军跟着董卓,向来心气就高得很。后来董卓死了,他们慌过一阵,接着又在李利的建议下把长安给打下来了,害死董卓的凶手王允和吕布,一死一逃。凉州军很快又恢复了以前的骄横。虽然被李利磨去了不少,但这骨子里的骄傲,却始终还在的。

胡封听了,强忍怒火,还欲和韩浩讲几句道理。结果旁边李暹听了,却是忍不住了,但不由打马上前,冷言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等乃是车骑将军直属,天下何处去不得,又何须听你主公发落?你主公再大,大得过朝廷去?也是,连兖州牧都是自封的,怪不得不把我等放在眼里。”

韩浩闻言大怒,戟指怒骂道:“小儿无礼!李傕等冥顽不灵,挟持天子,祸乱朝纲,天下人人得而诛之。圣主被尔等扣留长安,吾主明睿英武,遂领兖州而守境安民有何不可?”

这下,胡封也不干了。李傕是他舅父,帮亲不帮理是这会的传统,更不用说胡封还是凉州体系的一员了。于是胡封便一手按在刀把上,挑眉道:“匹夫,再不住嘴,我一刀劈了你!”这会却是把李利的事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身边,李暹一个手势,顿时麾下两千骑加上驾车的士兵,都持了兵刃在手,跃跃欲试。韩浩被这二千骑的气势一压,顿时就冷静了过来。他身边不过千把人不到,这会自己的援军还没来,再对骂下去,对方一个冲锋,自己这点人马只怕是要全部交待在这里。

韩浩是个极度冷静的人。当初夏侯惇被劫,全军皆乱,唯他冷静如初。所以这会,他便审时度势,住口不言。

胡封见这敌将闭了嘴,便也冷静了下来,看了李暹一眼,道:“我们走!”于是胡封在前,李暹在后,两人押阵,带了队伍便往圉县方向行去。

韩浩也远远在后面跟着,跟了半天,忽然反应过来,这群人说前来迎亲,只怕是真的。自己刚才听了李傕的名字,是有点冲动了,攻打雍丘的关键时刻,差点为主公招惹了个强敌。要是这二千骑冲入己阵,去救张超。只怕主公就要头痛了。正胡思乱想间,曹操派了使者前来召韩浩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