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王者降临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平贼之计
马超这会还领悟不到李利的野心,他只觉得李利平河东诸寇,招安白波余党,又悍然兴兵攻入并州,接连夺回上党、太原二郡,把冀州袁绍的心腹大将高干都赶回老家去了,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合马超的心意了。

大家差不多的年纪,李利麾下虎狼无数,正在纵横河套,建功立业。而自己之前却只能待在父亲的军营之中,托庇于父亲的羽翼之下。这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更关键的是,前几年的时候,李利也不过只是军中区区一校尉罢了。谁曾想,借着李傕、郭汜等攻入长安,掌控朝廷的大势,李利选择去了河东,从此就一飞冲天了。

李利在河东耀眼的表现,让人无话可说。就是心高气傲如张绣、马超之辈,也不敢大言不惭的说换了我去也可以。他们骄傲没错,但也能看清自己,承认差距。或许在带兵打仗方面,张绣和马超都觉得自己比起李利来并不差,甚至更强,可他们谁也不敢说自己有能够使得一郡大治,政通人和的施政本事。这份本事,就连他们的父辈,都不一定有。这才是张绣和马超羡慕、信服李利的主要原因。而李利被长安好事者推许为关、凉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也得到了张绣和马超等人的承认。没办法,李利的声望,是他踏踏实实一件件事情做出来的,大家可以不喜欢他,但谁也不可以否定他的功劳和贡献。

马超见张绣说起李利,顿时就来了精神,他笑道:“文锦兄,你说要是这会我们能去并州,跟着惠民一起并肩作战,并州只怕早就打下来了,还要拖延到现在?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跟随惠民打到关东去。”

张绣心中不禁暗笑,就是你和惠民都愿意,你爹他敢吗?他要是放你去了惠民营中,他在长安还敢动弹?转而又想到自己,以及临行之时叔父张济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来。当时叔父语重心长的模样仍历历在目。张绣就想道,你马孟起没机会,我却是没这个顾虑了。等枹罕事了,若长安无事,我就北上去寻惠民,驰骋沙场,总比待在长安这个温柔乡消磨意志要来得好。表面上,张绣却是笑着回复马超:“别急,一定会有机会的。”

一路疾行,又过了数日,终于到了金城。张绣和马超先至金城,拜见韩遂,然后张绣就对韩遂道:“我等奉朝廷之命,前来征讨枹罕叛军,后勤诸事,还请韩将军多多有劳了。”÷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征调民夫,运送粮食,他们做为客军,这些事情只能依靠韩遂这个主人,张绣客气中带着疏离,马超见了韩遂,却是热情得很。韩遂和马腾关系不错,虽然没有和历史上一样结为异姓兄弟,但感情确实是深厚。韩遂以前对马腾的几个儿子都挺不错。

韩遂心情不好,见了马超,也不得不强作欢颜,笑脸相迎。并拍着胸脯大包大揽:“文锦与孟起尽管放心,后勤诸事,全在我身上,绝不会误了你们的大事。”

李利出个馊主意,把马超给扔了过来。基于韩遂与马腾的结盟关系,韩遂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马超在他的地盘有什么闪失的。要真这么搞了,韩遂只有死路一条,因为他会发现,长安满城,所有公卿都将是他的敌人。

韩遂既然要保证马超的安全,那么做为主将,张绣的安全自然也会得到了保障。两个人顺利平叛的同时,还起到了监视韩遂的作用。嘿嘿,就算韩遂知道了,他也毫无办法。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休整已毕,便即发兵。宋建这种货色,不过一乱世草头王罢了。勇力或许是有的,但见识、眼界,也不过是局限于州、郡罢了。自起兵以来,就自称是河首平汉王,因为枹罕靠近大河,大河从这里一路东流,至金城、榆中,然后一路向北。说是平汉王,平了这许多年,他也只在枹罕一县折腾,不敢踏出枹罕半步。又到处遣使者,各处结盟,羌、胡、巴、蜀都派了人去。当时正是韩遂、马腾共推王国为老大,一起纵横凉州的时候。宋建又及时抱了大腿,归附了韩遂。后来在枹罕这许多年搜刮,里面一大半也归了韩遂。这才是韩遂一直不动宋建的原因。又没什么威胁,又还能给自己上贡,这分明是自己人么。

马腾写信给韩遂,告诉韩遂朝廷要发兵攻打宋建。韩遂本来想着多年的情分,是不是先通知宋建一声,让他先行卷了细软跑路。后来一想,韩遂立马就否决了这个念头。

宋建要是提前跑了,枹罕的财物他韩遂将分不到半个五铢钱。另外,还让张绣、马超无法建功,同时得罪了张济和马腾。最要命的是,马腾知道自己和宋建有瓜葛,这宋建要是一跑,自己只怕是真的说不清了。本来长安那边就风传自己养寇自重,现在大军一来,宋建就潜逃不知所踪,这事都不用想大家就知道是自己干的了。

既然如此,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宋建也养了那么多年,是收割的时候了。于是韩遂就下了一个决定,他派人去通知了宋建,让他在枹罕好好准备,他将择日巡视枹罕等诸县。韩遂对于宋建来说,那简直就是太上皇一般的存在。得到了韩遂要来的消息,在枹罕忙得上窜下跳,还在自己的后妃中,选了几个姿色上佳的出来,打算孝敬韩遂。却不知道,他已经被韩遂当猪狗一般给卖了。

文人要是黑了心,那就真的是不得了。韩遂秉着做事就要做绝的态度,把张绣和马超给喊了来,然后开门见山的道:“不瞒两位贤侄,老夫久镇金城,在此地还算是微有薄名。既然朝廷大军前来讨逆,老夫自然也想要出一分力。那宋建老夫也认得,到时老夫与两位贤侄同去,到了枹罕,以老夫印信,召其出城来见。到时便收而斩之,宋建若死,枹罕不攻自破矣。如何?”

张绣与马超听完,顿时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了。马超心里是想着本想能够大显身手,谁曾想在韩遂说来,平定叛军竟然这么容易,那这趟筋骨都不得施展,真的是白跑了。

张绣想的则是,你韩遂对宋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看来长安那边说你养寇自重,还真是假不了啊。

韩遂见张绣和马超都沉默不说话,只以为这两个小年轻是担心自己抢了他们的风头和功劳。韩遂本也不愿意出这种风头,于是便笑道:“两位贤侄放心,到是我们一道上表,还是以你们为首功,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