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王者降临最新章节 > 第二百六十章 并州之政
刚刚过去的一年,年景不好。关东诸侯斗战不休,疏于农事,所以谷贵钱贱,民不聊生。至于关中,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开荒种田之下,收成也只刚刚好裹服充饥。这个时代的粮食产量低得令人发指。三年之耕,方有一年之储。而按照《礼记·王制》:“国无九年之蓄,曰不足;无六年之蓄,曰急;无三年之蓄,曰国非其国也。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虽有凶旱水溢,民无菜色。”这样的标准,汉朝早就不算是一个正常的国家了。

所以在今年,李利在并州,征发无数役力,开始在宜种区大搞农田水利建设。关中确实还有粮,但那都是董卓之前搜刮来的,而且经历过历次战事之后,粮食储备已经下降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程度。

关中的事,李利现在暂时是彻底放手了。叔父李傕的性格、三观已经固定,李利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改变。有时候说太多了,可能还会引起李傕的反感,进而影响到叔侄两人的感情。而且关中的事,李傕一个人说了也不算。六府议事,李傕只是其中一个罢了。虽然他是其中体量最大的一个。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既然有了并州,那就干脆好生经营并州吧。

第一件事,李利让河东以及并州的官吏们都行动起来,统计河东和并州的现有土地和可开发的耕地。在统计完毕之后,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授田了。

从古至今,人类社会的根本矛盾,基本上可以说就是土地矛盾。一切的战争动乱的起源,不过是因为土地问题没有得到良好的解决罢了。在兼并加剧之后,统治阶级对无地百姓的补偿、帮扶又跟不上进度。在社会最低层苦苦挣扎的百姓彻底没了对生活的期待,他不造反他能干什么?

其实在古代华夏,不管王朝处于兴盛还是衰落期,土地问题一直都存在。而施政者们不是看不到问题,而是面对这个根深蒂固的问题,他们也措手无策罢了。人是很难下定决心去革自己的命的。既得利益者们,又如何舍得放弃自己的利益呢?或许有个体会背叛阶级,但阶级这个群体却不可能背叛阶级本身。王朝更替,无非就是到了后来,发展速度落后于土地兼并的速度,然后就是战争,然后就是人口大量被消灭。于是新的王朝在一片废墟中建立起来。

新的王朝刚开始都是锐意进取、奋发向上的。而全国人口骤降也会腾出大量的空余土地,从而为施政者缓解社会矛盾提供了足够的腾挪空间。然后社会秩序稳定,人民安居乐业,如此百年之后,人口迅速增长,土地又渐渐不够了。然后就又慢慢进入了衰退期。再有那么几次天灾人祸,动乱一起,基本上,一个王朝便差不多走到尽头了。

汉朝差不多也是这个情况。黄巾起义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有着太多的百姓活不下去了,这才受了大贤良师张角兄弟的蛊惑,想着能够改天换地,自己过上比现在更好的日子,能养活妻儿父母。不然的话,日子但凡能过得下去,安安稳稳过上自己的日子不好么,谁就愿意折腾了?

抛开其他地方不谈,前几年李利刚去河东时所采取的措施,现在已经就初见成效了。以前的河东有主之地且不去说,只把无主之地和荒地开垦之后,收归官府所有,然后再分赐给有功将士和百姓们耕种。

分给官吏、将士们的属于他们私人所有,他们自己可以随意处置。但分给无地百姓的却不同了,土地仍归官府,百姓只有使用权,而不得擅自买卖。这其实和后世的土地政策有些相似了,农民承包土地的使用权,不发生官府征收或其他政府行为的话,土地基本上可以让农民一代代传承、耕种下去。这种手段,就有效的遏制住了普通农户的土地被豪强、士绅们兼并的可能。

至于百姓们愿意不愿意接受?命都活不下去了,都逃到深山之中挖野菜、与野兽搏斗了,还在乎这地契是不是归自己?有块地给自己种,田租、税赋不要太高,能养活一家老小,那就已经是惊天之喜了。

李利知道,自己不可能也没有能耐消灭阶级。他自己本身也是统治阶级中的一员,河东、并州利益的最大受益者。所以他做出了两套方案,一种就是赏赐有功将士和官吏,让追随自己的人能获得财富、土地、名位。另外一种则是把自己变成最大的地主,然后把田地的使用权让给流民、无地百姓,让他们去耕种。如果这一部分的土地地契始终捏在官府或者是捏在他李利手里。那么这一部分田地,就永远不可能被兼并,除非又一次的改朝换代发生。

当然这只是李利庞大计划的一部分。换做是后世的时候,若是逢年景不好,那些只能依靠土地而过活的人也是很难生存的。又更何况是汉朝这种生产力极其低下的王朝呢。所以,在得到并州之后,青苗法,也被李利给提上了议事日程。

对于北宋神宗时期的熙宁变化和王安石,后世褒贬不一。但李利始终认为,王安石是一个伟大的改革家、政治家。熙宁变法十五年,尽管因为反对者如过江之鲫,最后不得不放弃、废止。但在这十五年中,北宋朝廷的财政收入大幅增长,而百姓也确确实实是获得了利益的。可以说,富国强兵利民的效果,还是十分显著的。唯一得到损害的,就是士大夫和贵族官绅们的利益了。

青苗法,主要目的是限制土地兼并。不止后世有放高利贷的。古代放高利贷的一样多。豪富之家拿着钱,给贫困百姓放贷,丰盛年景赚取利润,到百姓身上吸血。到了灾年,就是豪强们的机会来了。

百姓们只要还不上,那对不起,我这里就要开始利滚利了。如此三、五年,甚至用不了这么久,百姓就彻底还不起本息了。那能怎么办?卖田卖地呗,如果还不够,那就卖儿卖女卖自己。一家人卖身为奴来还债。

田地没了,自耕农也消失了。豪强们得了实惠,而体现到官府,却是田赋大幅减少。于是,社会矛盾就开始锐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