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杂物间内。

大家笑而不语。

对于顾晨的特点,大家自然不用多说。

不过在牢骚过后,曾旭也突然发现,跟在顾晨身边确实有好处,而且这种好处还是显而易见的。

能在文旅周,游客爆棚的情况下,还能在蝴蝶山酒店住上一个小房间。

这在曾旭看来,或许有些不太可能。

可顾晨却硬生生的办到了,而且依靠的竟然只是一张精致的脸蛋。

有时候曾旭也在想,或许人和人的差别就在于此吧,不然医美整容行业,为什么这些年蓬勃发展?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好了。”顾晨简单布置了一下地上的纸板,将行李放下,一张简易的便床便搭建完成。

曾旭也从刚才的冥想状态中缓过神来,开始着手自己的“床铺”。

完成房间清理只花费了大家少量时间。

顾晨低头看表,此时已经是下午3点40分,距离太阳落山还有一段时间。

顾晨在门口观察了一下走道人员流通情况,这才将房门关上,给大家开起小会。

“待会大家出去,不要刻意去询问什么,就把自己当做游客,不然很容易引起诈骗分子的注意。”

“因为这些人,既然选择在酒店实施诈骗,警惕性必然也比平常人高上许多。”

“要是被他们发现异常,那可能就真的是打草惊蛇,白忙一场。”

“那我们该怎么做?”听着顾晨的发言,袁莎莎赶紧问他。

顾晨淡淡一笑:“假装参观酒店,见机行事,发现可疑人员,要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包括他们住在哪里?跟哪些人有过接触。”

“明白。”顾晨简单一说,曾旭也是默默点头。

目前以这种情况来看,本来就人流量密集。

要在众多人群中找到这名假警察,恐怕没那么容易。

当然,曾旭也没指望能立刻破案,至少大家的工作只是来这前期侦查。

对方是谁?有多少人?是男是女?

目前几乎一无所知,所以这才需要从长计议。

大家也是在房间内简单部署之后,这才一起离开房间。

房间大门上有把钥匙,顾晨顺手锁门,将钥匙取下。

来到大厅,依旧是人满为患。

各种嘈杂的声音在这交融。

大多数人都在抱怨酒店的容量,都在抱怨文旅周宣传到位,但服务配套却并不完善。

当然,大部分游客还是会选择在太阳落山之前,搭乘最后一班缆车下山。

但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希望能够看到日出的美景。

“这不是刚才那几位跟我们一起坐缆车的朋友吗?”

顾晨还在跟大家小声商量,一名黄毛男子却是一脸好奇的望着顾晨。

之前在山下排队,黄毛男子便站在顾晨跟前,因此对顾晨也是有些印象。

加上大家在山上的缆车平台分开,所以在蝴蝶山宾馆遇见,自然也是有些兴奋。

“你们到了?”顾晨看了眼黄毛男子身边,那名马尾辫男,眼镜男子,以及那名蓝色长裙女子和黑色长裙女子都在。

所有人都背着行李,有些疲惫。

“诶不对啊。”黄毛男子似乎感觉顾晨有些不太对劲,随后看了眼顾晨身边几人,忙问道:“你们的行李呢?你们找到睡觉的位置了吗?”

“已经找到了,是个杂物间。”顾晨也不妨直截了当的告诉他。

马尾辫男子走上前问:“可是你们应该刚到不久,怎么就能找到位置?”

“或许是凑巧吧?谁知道呢?”卢薇薇耸耸肩,感觉自己可不就是凑巧吗?

可这一说,倒是让身边的那名黑色长裙女子不满,她狠狠瞪了眼马尾辫男子,也是一脸埋怨:

“我说什么来着?估计今晚在这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可人家比我们来这晚,却偏偏能找到房间,你刚才干什么去了?就不知道来这问问?”

“阿丽,这不是时间先后的问题,这得凑巧,凑巧你懂吗?”

“反正说什么你都有理由,算了。”叫阿丽的黑色长裙女子,显然就是为了吵架而吵架。

刚才大家在山下排队等缆车,两人就在喋喋不休。

可现在已经到达山上,却似乎并没有缓解的意思。

马尾辫男子黑着脸,似乎也不想再反驳什么。

这一路上,估计也受气不少。

要想跟黑色长裙女子讲道理,估计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可说也挨骂,不说也挨骂。

感觉自己又不是受气包。

“算了,我的锅。”马尾辫男子再一次忍了下来,也是无奈的笑笑:

“好了阿丽,我们不要再吵了好吗?我们今天的最终目的地,是在蝴蝶山山顶,而不是蝴蝶山宾馆,有没有房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出息。”叫阿丽的黑长裙女子,狠狠瞪了他一眼,便直接走到眼镜男面前,问他:“对了庄禾,你确定那山顶上有住宿的地方吗?”

“肯定有,那是一座比较老旧的小屋,在山顶人应该不多,尤其是晚上,我们可以在那边宿营。”

“行,听你的。”阿丽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行李包丢给马尾辫男子:“阿豪,还不拿着?”

马尾辫男子没说什么,只能默默接过背包。

黄毛男子看看阿丽,又看看身边的蓝色长裙女子,顿时摇摇脑袋,也是提醒着说:

“你们这样上山可不行,去厕所换身衣服,山上小路崎岖,处处都要小心。”

“知道了阿俊,你们在这里等我们一下,我跟阿丽去去就来。”蓝色长裙女子简单交代几句,便跟着阿丽一起往宾馆厕所方向走去。

顾晨看着几人在这相爱相杀,也是淡淡一笑,好奇问道:“你们是要去山顶对吗?”

“没错。”眼镜男子摘下镜框,放在手里清理一番。

“那山上真的可以宿营吗?”顾晨又问。

将眼镜戴上,眼镜男子庄禾也是咧嘴一笑:“那是当然的,不过愿意去那里的人估计很少,因为山路不好走,只有少数驴友知道哪条小道可以上去。”

“那这么说,你也是资深驴友咯?”听这眼镜男庄禾的说话口吻,卢薇薇大概也只能这样认为。

庄禾默认的点头:“以前经常在这一带游玩,和驴友去了很多次,所以那地方我熟。”

瞥了眼远处的高山之巅,庄禾又道:“这里的游客,或许白天会有人上去,但下山之前,他们肯定会回到蝴蝶山宾馆。”

“而我们跟他们不同,我们要在山顶过夜。”

“不危险吗?”袁莎莎问。

庄禾摇头笑笑:“这有什么危险的?无非就是温度低点,但是那边的风景更好。”

“我们来此地的目的,就是要在蝴蝶山最高峰拍视频,尤其是看日出。”

“别人拍的视频都是在蝴蝶山宾馆广场,而我们不同,我们是在最高峰。”

“所以你们是短视频自媒体?”听着庄禾的大概介绍,曾旭也了解了众人的工作。

马尾辫男子也毫不掩饰的点点头:“你们说的没错,我们其实都是一个工作室的,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拍摄蝴蝶山日出美景。”

“只是没有想到,这次会来这么多人,有点猝不及防。”

“没事,大家都一样,我们也好不到哪去,只是凑巧找到个房间。”为了安慰几人,王警官也是随口一说。

但黄毛男子却是好生羡慕的道:“如果我们能在蝴蝶山宾馆找到住所,也就不用跑山顶上去了,说实话,我还真不愿意过去。”

瞥了眼厕所方向,黄毛男子也是小声嘀咕:“你没看见刚才那位姑奶奶吗?快把我这兄弟给骂抑郁了。”“他们是情侣?”卢薇薇早就看出了端倪。

要说不是情侣,马尾辫男子敢让这位姑奶奶在他面前如此豪横?

黄毛男子嘿嘿一笑:“大学的时候就这样,我这位兄弟阿豪,追阿丽四年,毕业的时候,阿丽才答应做他女朋友。”

“后来我们几个人合伙成立了工作时,专做自媒体,但是阿丽的脾气却是一天比一天暴躁,动不动就以分手相威胁。”

“我这兄弟阿豪也没办法,谁让自己追了她四年呢?用四年青春换来的女友,他舍不得分开,而且大家都在一起创业,所以就一直忍着。”

“那不得憋坏咯?”听着黄毛男子的讲述,曾旭也有些看不下去。

毕竟这么个舔法,马尾辫男子迟早把自己给憋死。

黄毛男子瞥了眼身后的阿豪,也是无奈叹息道:“可能已经习惯了吧。”

“相比较之下,我女朋友,哦,就是刚才那个穿蓝色长裙的,她叫阿美,她就比阿丽要懂事多了。”

“虽然吵架也有,但不至于当着这么多人面,把自己男朋友说的一文不值,说到底就是地位不均等……”

“说什么呢?”

就在黄毛男子阿俊吐槽之际,去蝴蝶山宾馆厕所换好衣服的两名女子,也正好从走廊走出。

见黄毛男子正在跟顾晨几人做交流,已经换好一身运动装的阿美,也是不由吐槽着说:“你又在说我们坏话呢?”

“不敢,我可不敢说你坏话。”一把勾住自己的女友,黄毛男子阿俊也是嘿嘿一笑:“穿成这样就对了。”

瞥了眼暴躁阿丽,黄毛男子也是提醒着说:“我说阿丽,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些事情,差不多得了,阿豪也不容易啊,对吧阿美?”

劝说的同时,黄毛男子阿俊碰了碰女友阿美的胳膊。

阿美秒懂,也是配合着说道:“对啊阿丽,差不多行了,大家都是来这玩的,没必要把气氛搞这么僵。”

“你以为我愿意啊?”穿着一套运动装的阿丽,也是将手包丢给马尾辫男子:“拿着。”

“那我们现在……”

“现在出发呀,傻站在这里干什么?”阿丽依旧是一副暴躁模样,双手抱胸,也是走到眼镜男庄禾身边:

“庄禾,你带路吧。”

“嗯!”庄禾默默点头,背上自己的背包,直接开始往小路走去。

黄毛男子阿俊,则是跟顾晨几人调侃几句,随后便跟上大部队。

卢薇薇走到曾旭身边,也是好奇问他:“对了曾旭,这条路是通往山顶吗?”

“是,从这边出去,就没有石台阶,处于未开发地段,你没看见那边的警示牌了吗?”

话音落下,曾旭也是指向不远处的指示牌,继续提醒着说:“指示牌上说,那边的危险地段,一般是不建议游客单独前往。”

“虽然不让游客过去,也用了一些简易的路障拦住小路,但没办法拦住大家前往山顶的决心,还是有游客跨越路障前往山顶。”

“我看我们还是找假警察要紧。”王警官看看左右,指着一处空位道:“我们先去这边和大家一样,拍点旅游照片,找想办法找服务生套近乎,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

“行。”顾晨也正有此意,便答应了。

远处,那5人已经渐行渐远,往山下方向走去。

要去山顶,需要翻阅蝴蝶山中间的峡谷再上山,顾晨也不清楚,这些人是否安全。

但任务在身,也就没再多想。

袁莎莎和曾旭一组,两人来到其中一处位置,开始进行了拍照作业。

而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也来到另一处地点,三人轮番拍照合影。

同时,也在进一步观察周围动静。

“这张怎么样?”拿着刚给顾晨和卢薇薇拍好的合影,王警官走到二人身边,手机递给二人,目光却在不经意间扫视四周。

顾晨随意看了一眼,余光也是看向四周,随后道:“挺好。”

“挺好个鬼啊,我都拍闭眼了。”卢薇薇有些不高兴,责怪王警官道:“老王,你认真点行吗?你怎么拍不出情侣的味道?”

“我又不是专业摄影师。”说话之间,王警官抽出一支香烟给自己点上,也是吐槽着说。

看到身边另一对年轻情侣,正有说有笑的在那嬉戏,王警官不由感慨:“话说,这应该才是情侣该有的姿态吧?”

“就刚才那对冤家,我看迟早得分。”

“老王,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感觉老王同志又在背后说人不是,卢薇薇也是反驳着道:

“这人家已经很不容易了,尤其是那个叫阿豪的马尾辫男子,感觉就他这好脾气,也算是个好男人的典范吧?毕竟都是让着女友,不让女友生气。”

“可那也太卑微了。”王警官吐上一口烟雾,也是不由分说道:

“不过,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大学里有一个男生脱单,就有一整个寝室的男生吃泡面。”

“这么说是有点夸张,但男生一旦谈恋爱,确实容易充大头。”

“身上没有几百块,都不敢出门约会,就算生活费只剩两位数,也要抢着买单。”

看着对面的山顶,和周围不断哄闹的人群,王警官也是淡淡一笑:

“我看那个马尾辫阿豪就是这种人,会给对方买30块的奶茶,而自己却只喝3块的可乐。”

“而即使做到这种程度,对方可能仍然不满意,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她想要什么。”

“这久而久之,或许这个马尾辫阿豪,会慢慢的习惯一个人的生活,可能最后还是会分手。”

顿了顿,见卢薇薇是懂非常,王警官又道:“别看现在那女人吵吵闹闹,一旦分手,二人之间也就没那么多烦恼。”

“或许你会问那马尾辫阿豪,最近怎么不谈恋爱了?他肯定会说,谈恋爱花钱啊,还不如打游戏呢。”

“扯吧?”感觉老王似乎都快成情感专家了。

但王警官却是一口确定道:“我也不是乱说,你问问何俊超就知道了,他就是这样子。”

“之前还跟我说,有一天,他给跟他组游戏CP的女生送皮肤,没想到那女人反而生气了。”

“说干嘛给她送皮肤啊?两百多诶,当时那女人还以为何俊超是个学生,说大家还都是学生,用的还都是爸妈的钱。”

“吐槽他还是花点心思,想想怎么重回王者吧,还说自从他俩组了游戏CP,怎么还双双掉等级了呢。”

“那时候何俊超才意识到,他自己那种自以为是的付出,挺幼稚的。”

“也开始明白,一段好的关系,从来不是单方面的给予,而是互相奔赴。”

“何俊超还有这经历?”感觉是从老王这里吃到了何俊超大瓜,卢薇薇也是喜出望外。

感觉谁的青春不是青春啊?至少何俊超这样子也说得过去,不然现在早结婚了。

王警官吐槽着道:“你也别说何俊超,至少人家何俊超当初也跟那个马尾辫阿豪一样努力过,只是自己凭本事没追上。”

“而阿豪现在最少有个女朋友,所有这就是何俊超跟阿豪之间的察觉。”

“搞半天原来还是在吐槽何俊超,老王,你可太损了。”卢薇薇不屑与老王为伍。

至少在黑何俊超方面,老王从来都是毫不吝啬。

但就在卢薇薇与王警官相互吐槽的同时。

曾旭和袁莎莎也从另一则走来。

大家端在的接触,开始互通有无。

“有发现没?”顾晨问袁莎莎。

袁莎莎点头嗯道:“从目前来说,发现两名小偷,我已经用手机视频拍摄下来,可以当做证据。”

“但是关于其他可以人员,我倒是发现一个,那就是之前我们刚进蝴蝶山宾馆的那个光头中年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