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最新章节 > 第1384章 被撬墙角了
几分钟后,两伙人就见面了。

张蕊一直打量着宁玲玲,尚茜茜也很好奇的看着这个‘未来表婶’,她心想着这个表婶长得可真漂亮,比她妈妈好看多了。

嗯?

今年春节后,堂弟尚富海在他们家吃饭的时候,张蕊当时就听弟妹徐菲说起要给表弟关鹏介绍个对象,就是她以前的那个助理宁玲玲。

张蕊倒是有听她老公尚富贵说起过这个人,可是一直没有见到真人。

今天一看,长的是真标致,身段条子也很正,单纯这长相,配她这个姑表弟那是足足的,绰绰有余了。

“你就是玲玲吧,我一直听富贵说起过你,他说你很有能力,很优秀,我还在想这样的人得是什么模样,今天看到你真人了,我就相信了,你一定做的真棒。”张蕊冲着宁玲玲翘了个大拇指。

眼前这可都是她男朋友关鹏的‘娘家人’,被表嫂一顿夸,她有点不好意思了。

脸腮有点发烫的低下了头,小声说:“嫂子,你夸奖了,我哪有那么好,倒是一直听尚总说起过您,他说您是他最爱的人。”

这一句话比什么你最漂亮啊,最有气质,这一类的话好使多了。

果然,张蕊听到她这句话后,脸上幸福的笑容都溢满出来了。

本来酝酿了一肚子的话要说,这会儿也说不出来了,还感觉宁玲玲这个刚建第一面的弟媳妇很亲切。

关鹏心里笑开了花,他心想着玲玲的情商可真高,真不像他表嫂徐菲之前说的那样,真没看出哪里木讷了。

两伙人凑在一块后,两大一小三个女人就如同七八只鸭子一样嘎嘎的说个不停,关鹏和大表哥尚富贵落在了后边。

尚富贵还埋怨他:“鹏鹏,你小子出息了啊,人都来京城了,也不给我说一声,要不是你嫂子刚才眼尖看到你了,我都还被你给蒙在鼓里哪!”

“贵哥,我没那个意思,嫂子和侄女趁着假期过来一趟怪不容易的,还不是想让你多陪陪她们,咱们什么时候聚不一样啊。”关鹏说的大义炳然。

好像他故意不给大表哥尚富贵说他来了京城的消息,还是为了大表哥着想。

尚富贵的性格确实憨厚老实,可不代表他容易被骗,根本没被关鹏给唬住,瞪了他一眼:“鹏鹏,下次再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肯定不会,贵哥你放心,下次你再忙,我也得给你打电话。”关鹏笑哈哈的说了一句。

张蕊、尚茜茜母子和宁玲玲凑到一块之后,双方都有意要加深和对方的感情,是以聊天的时候都会刻意的忽略掉那份‘陌生’,然后女人说到后来,不可避免的就聊起了衣服、化妆品,正好张蕊想着给她闺女买两套衣服,宁玲玲一副我很有经验的样子,开始给她出谋划策,还要带着她们去哪个专卖店。

这一来而去的,双方之间的陌生感马上就消融了。

到了后来,张蕊和宁玲玲真像是认识了多少年的姐妹一样,宁玲玲都已经开始跟着关鹏喊大嫂了。

听到这个称呼,后边跟着的尚富贵还冲着他表弟关鹏眨了眨眼睛,小声说:“鹏鹏,以前的时候真没有注意过,玲玲确实可以啊,很有眼力劲。”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女朋友。”关鹏这就有点嘚瑟了。

他跟着说道:“哥,我想好了,最多等明年,我就向玲玲求婚了,我现在很确定她就是我要等的那个女神。”

“咳咳!”尚富贵猛不丁的被呛了一下,他白了表弟一眼,说他:“兄弟,咱差不多就得了,说话也要点面皮行吧。”

关鹏不服气:“贵哥,我都是说真的,你怎么还不相信了。”

行吧,他说是就是了,热恋中的女人没法理会,可同样的道理,热恋中的男人一样会失去理智。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鹏鹏,晚上我请客,一块吃点饭。”尚富贵说道。

表弟关鹏本就是一家人,至于宁玲玲更是他的搭档,京城宝顺物流分公司的HR经理,他的得力助手,请他们吃顿饭也是理所应当的。

关鹏摆手:“哥,怎么能让你请客哪,要请那也是我请啊。”

谁付账都无所谓,关键是关鹏这个当弟弟的得表达一个态度。

尚富贵才不会和他表弟矫情,在他背上拍了一巴掌:“行,你请就你请,想请我们吃点什么呀。”

“我对京城又不熟,地方当然是贵哥随便选了。”关鹏很有自知之明。

下一刻,尚富贵脸上带着点戏谑的笑意,他说:“那我得好好想一想,看在你今天不老实的份上,怎么也得狠狠的宰你一顿。”

关鹏害怕被宰吗,说句矫情的话,他现在都不知道钱该怎么花了。

前边那三位女士已经记不清楚转了几家店了,最后总算是走累了,张蕊提议:“富贵,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吃点东西吧。”

“今天第一次和玲玲妹子认识,我怎么感觉好像认识很多年了一样,不行,我得请妹妹吃顿好的。”张蕊说道。

她刚说完,尚富贵就指着表弟关鹏说道:“晚了,刚才鹏鹏非得和我抢,说今天晚上他请客,走吧。”

晚上的时候,在尚富贵的带领下,他们去喜来登大酒店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关鹏还真是花了不少钱,但是和他身价相比,毛毛雨啦!

晚餐过后,张蕊还要提议拉着宁玲玲一块去看电影。

宁玲玲都准备要答应了,尚富贵突然说道:“媳妇,你忘了咱们晚上还有点别的事,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啊……”张蕊愣住了,有吗?

她脸上表情错愕,好像真的忘了一样,尚富贵赶紧说道:“鹏鹏,还有玲玲,你们俩去看电影吧,我和你嫂子还有点别的事,得抓紧去办了。”

说完,不给关鹏和宁玲玲劝留的机会,他直接拽着他老婆张蕊的手往前走。

闺女尚茜茜和表叔关鹏他们二位挥手告别后,也跟着爸妈走了。

走了一段路,离着关鹏他们俩有段距离了,张蕊这才一下子甩脱了尚富贵的手,问他:“咱们晚上到底还有什么事啊,我怎么不记得了。”

尚茜茜在旁边一脸痛苦的捂住了脸:“哎呀,妈妈你真笨的没救了,爸爸那是在给表叔创造机会哪,你非得跟着掺和什么呀,我刚才都看到500W的大灯泡了。”

“我揍你…”张蕊扬起巴掌作势就要打,可一想闺女说的对呀,她刚才的时候怎么就没反应过来。

看来真是老了,脑子都有点迟钝了。

继而白了尚富贵一眼:“就你脑子转得快,鬼心思也多,早说不就完了嘛!”

尚富贵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朝着闺女尚茜茜做了个‘闺女你看到了吧,我也很难’的表情。

尚茜茜也觉得她爸太难了,怎么就找了她妈这么一个明显智商不在线的人呐,真难为她爸了!

尚茜茜这鬼精灵的大丫头可是忘了,要是他爸妈没在一块,哪来的她呀!

且说他们一家三口走了以后,关鹏接过了表嫂刚才说的话,他右手朝宁玲玲伸了过去:“请问美丽的宁玲玲女士,我有幸请你看一场电影吗?”

“噗嗤!”宁玲玲当时就笑喷了,她抬手轻拍了关鹏的手一下,斥责他:“德行!”

这就是同意了。

关鹏喜不自禁,他心里盘算着这个点看完一场电影,基本就到了夜里十二点了,然后他们俩再从电影院里出来,宁玲玲那个点了总不会再忍心撵他去桥洞底下对付一宿吧。

那是不是可以一块跟着她回家了哪!

啧啧,打地铺也行啊!

……

关鹏在电影院里的时候,就对晚上充满了美好的期待感,可惜他低估了宁玲玲的坚持,宁玲玲还是有自己的矜持,她还放不开。倒是把关鹏给领回了自己的租住的地方,可她租的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让关鹏住了另一间,她进了自己的卧室以后说什么也不出来了。

关鹏看着紧紧关闭的那扇门,他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不过闻着屋里淡淡的香水味还是其他的什么香味,他又浮想联翩,觉得这已经是个很大的进步了。

并且这种朦胧的感觉还让他有种纯美恋爱的感觉,挺好!

“嗯,慢慢来,我不着急,总有一天,那扇门会为我打开的。”关鹏喃喃自语。

他突然有点憋得慌,扭头找了一圈,就赶紧去了卫生间。

这一下子可不得了,关鹏抬头看着对面墙镜旁边挂着的那条粉红色的小裤裤,内心里蠢蠢欲动起来。

这这,这怎么搞,当没看见?

可一闭上眼,脑袋就浮现出小裤裤的模样,关鹏觉得他完全陷落了,比他之前那段恋爱陷落还要深。

“奶奶的,真没出息啊!”关鹏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

真丢人!

瞅瞅都混成什么样子了。

……

清明小长假很快就过去了,关鹏第二天晚上也没能撬开那扇门,倒是白天的时候把宁玲玲闹了个大红脸。

宁玲玲去卫生间的时候,也看到了她那条还没收起来的内裤,尴尬的要死。

两天过去后,关鹏最后带着一点点小失落,又带着无限的期待,坐高铁回了豫南省郑城,下一步他要离开郑城,去往广省那边了。

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在广省那边还是一个薄弱地带,现在主要依靠着第三方物流发货派件,这对宝顺物流本身的发展是致命的。

关鹏毅然的接过了这个重担。

宁玲玲打车送他去车站的时候,两个人在车站里依依不舍的看着对方,一个不想走,一个想开口把他留下来,可他们都很理性的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至少目前的阶段下,还没到他们任性随便怎么做都行的地步。

目送着关鹏上了去郑城的高铁后,宁玲玲没来由的一阵心酸,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涌了上来,她很确信,上一段不完整的恋爱时都没有这种‘难舍难分’的情绪。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懵懵懂懂的才确定了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关鹏。

真想当面给他说一声,他应该很高兴吧。

可惜晚了,由京城去往郑城的高铁已经启动了,转瞬的工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有那么一刻的功夫,宁玲玲觉得自己心里空荡荡的,特别的难受。

“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吗?”宁玲玲站在站口上,有点茫然,又有些期待的喃喃自语,很复杂。

尚富海可不知道他表弟关鹏和宁玲玲的这一段感情进展的还挺快,他今天难得去了一趟公司。

张峥早上六点多的时候就给他打电话了,说找他有事。

到了宝菲集团大厦这边之后,尚富海一路上和集团的员工打着招呼上了16楼。

他刚坐下没多长时间,煮上准备泡茶的水还没沸腾,张峥就急匆匆的进来了。

“张董,你可算是来了。”张峥看到尚富海的时候,满脸急切的模样。

尚富海摆手安抚他坐下后,轻声问他:“张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慌张,记住,每逢大事必静气。”

“尚董,人不够了。”张峥大喘了一口气,却吐出这么一个理由来。

尚富海当时就懵逼了,他问:“就这个?人不够了就招啊,你把我叫来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不是啊,尚董,我的意思是有人高价挖咱们公司的基层管理人员,安总给我说宝菲便利店现在有不少店长都被人给高价挖走了,现在被挖了有十几个了,一时半会儿的,咱们去哪里找这么多店长来呀。”张峥总算一口气说完了。

尚富海大为惊讶:“张总,你是说有人在高薪挖宝菲便利店的‘店长’?”

“对!”张峥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尚富海糊涂了,他问:“那为什么不是安总给我说这个事?”

毕竟宝菲便利店是安晓辉在执掌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安晓辉竟然连个屁都没放,莫不成他也被‘挖走了’?

很明显,一想就知道这个猜测很扯淡。

张峥说:“安总亲自去调查这个事去了,他觉得这个事不简单,很有可能是故意针对咱们宝菲便利店的,要不然一两个的还有可能,哪里会同时挖走了咱们这么多店长呐!”

“张总,你这么说还真是有点这个意思,这个事也是邪门了啊,谁那么有闲心针对宝菲便利店啊。”尚富海托着下巴在认真的思索。

他想找个突破口,可迟迟没有头绪。

他问:“对方给了他们多少钱啊?我看看什么样的待遇能让他们出走?”

“据说愿意过去的,薪水都提高了50%,不少了。”张峥把他了解到的情况赶紧给尚富海说了一声。

“50%?”尚富海坐在那里沉吟着,片刻后,他说“对方给的价格还不低啊!”

“确实如此,这些人走了也就走了,他们没有坚持到最后,那是他们自己的损失,可是随着这些人的出走,还有一些店长的心里也动摇了,如果这个事不制止的话,对咱们来说才真正一场灾难!”张峥叹了一口气。

人心动摇,大局不稳,尤其是基层管理的人心动摇了,从底层到中上层就断代了,这才是最难受的地方。

就怕这样的情况发生,可谁也没想到,还真的发生了。

被人给暗中撬墙角了,真可恨!

尚富海倒是没有生气,在他看来,这压根就不算个事,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头绪,暂时就不考虑到底是谁在暗中扯他们后腿了,他问:“我记着咱们集团不是有很多‘储备店长’吗,既然有不识货的走了,那正好腾出空来,把这些储备店长给提上来。”

这是一个办法,张峥肯定也会想到这个。

他讲:“现在倒是能凑出十来个储备店长出来,怕的是如果事态进一步发展恶化,咱们就没那么多人补充了。”

尚富海明白了,他没再说话,直接拨打了办公桌上的办公电话,摁了几个短号,直接拨了出去。

等电话接通了以后,他喂了一声:“喂,是孟总吗,你来办公室一趟。”

孟兴文来的很快,看到张峥也在老板办公室里,她心想莫不是宝菲便利店店长被撬的事?

都是聪明人,心里都明镜一样,有点风吹草动的事都瞒不住。

“老板,您今天怎么来了?”孟兴文笑着说了一句。

尚富海这个尴尬,我过来上个班还大惊小怪了?

“孟总,我叫你过来,是有点事想找你确认一下。”尚富海避而不谈他今天来上班的事。

他问:“你负责着集团上下的人力资源这一块,我问你,宝菲便利店那边的储备店长有多少?能顶得住咱们多大的损失?”

孟兴文心里都有腹案,她直接说道:“老板,全国各地的储备店长加起来的话将近200,同省内的储备店长平均在30上下,就是有些人愿意异地调动,有些人不太中意异地工作,但是应急的话都没有问题。”

“省内实在人手短缺的情况下,也可以跨省调动,这个都不是问题。”孟兴文干脆利落的给出了一个保证。

“另外,实在人手紧张的话,就地提拔工作能力强的也可以临时应付,这都是没有问题的。”

这就是他们集团HR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