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科幻小说 > 魔临最新章节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立局
“听说主上在军礼设置了几个摸金校尉?”

薛三一边磨着匕首一边对坐在其身侧的梁程说道,

“还真是主上的恶趣味啊。”

梁程坐在那里,没说话。

薛三将匕首送到自己唇下轻轻拍了拍,

道:

“你说,折腾来折腾去,这么多大军,这么多民夫,鏖战了这么久,消耗了海量的人力物力,就换来一座镇南关,值得么?”

名义上,其实还有一座上谷郡,但上谷郡在楚人手里时,就以贫瘠而著称,又经历了楚军犁地随后燕军再犁了一遍,早就没什么油水儿了。

最重要的是,这种军事前线地盘,怎么可能会用心去发展它的民生?吃饱了撑的。

晋东之地那儿,就有大把大把荒芜之地需要重新开垦,太多的城池和官道需要重修了,可没功夫把银子丢到上谷郡去造。

上谷郡,其实也就是双方再度划开出来的一个战场,谁拿住了镇南关,上谷郡大概就是谁的,昔日司徒雷镇守镇南关时,基本上是和楚人对上谷郡对半分的态势。

再者,上谷郡往南就是渭河,可谓又是一道不算很天堑的天堑,这种地缘上的独特性使得上谷郡这片广袤且平坦的土地,太过适合于战场使用,因为无险可守。

梁程摇摇头,道:

“账,不是这么算的,乍一看,觉得这次的收获似乎只有这一点点,但首先要看三点。

第一点,在伐楚之前,年尧据守镇南关,楚人更是将堡寨修建到了镇南关以北很远的地方,近乎连成一片。

驱逐野人之后,靖南王为何要一直留在奉新城内?

你当他是喜欢奉新城的那种残破风景么?

无非是他本人在那里,可以震慑镇南关那一片的楚军,让他们不敢北上冒进罢了。

伐楚之前,

其实是楚人占据着主攻的位置,而燕国则是主守。

楚人的势力,早就扩散到晋东了,像是探进晋东区域的一把尖刀。

说句不好听的,若是伐楚没成功或者局面僵滞下去,等到燕军主力退去亦或者靖南王本人离开了奉新城,一旦楚人要北伐,其第一批要围攻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奉新城,另一处就是咱们的雪海关。

你看见的,是我们只打下了一个上谷郡,但实则,还得加上大半个晋东。

镇南关在楚人手里,我们就必须集结十万兵马对峙着,而且这十万兵马还得是精锐,这,还是只能勉强应付楚人可能会发动的北伐第一波攻势;

后方,自颖都起,其实都得做好第二道防线的准备。

无形之中,起码得有二十万大军得为这镇南关做着策应。

而镇南关在我们手里后,一座雄关,丢两万兵就足矣了,另外再以一片小寨外加探马做呼应,这道防线,也就算是立起来了。

这对于边防压力而言,是极大的降低。

另外,

镇南关在我手,楚国就相当于历史上失去燕云十六州的宋朝。

这第二点嘛,大军入楚,其实就算是不打仗,光是行军,所谓兵过如匪,对楚地本就是一种战争潜力上的消耗,再加上楚军精锐在这场战役中也是损失不少,皇都也被烧了,楚人,是元气大伤了。

十年之内,除非燕地有巨变,否则楚人根本就无力发动什么北伐。

另外,整个三晋之地的防务,也因为雪海关、镇南关、南门关三关入手,等于是对外门户全闭,失去了外部干预后,晋人就算是想闹腾,想复国什么的,也难以翻出大浪,这三晋之地,就像是肉烂在了锅里。

原本要拼命守住防止别人抢走的一块地,现在则成了燕人的后花园。

第三嘛,

就是对于咱们自己而言,

主上凭借这次伐楚之功,不出意外的话,封侯是必然的。

晋东之地,将落入咱们的手里,也就是说,这么大一块地方,以后会成为咱们的真正基本盘。

原本的雪海军各镇,加上公孙志和宫望两部,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能够靠吸引流民招纳人口来征兵。

眼下人口少是少,但不要紧,地盘在这儿,好生规划经营一下,未来还是可期的。

毕竟,晋东的残破是因为战乱连年,但实则晋东的气候地理条件,是比北封郡要好得多的。

大体上,攻守异位了已经。

其实,燕国更想打的是乾国,因为打乾国油水才足,但问题就在于,你先打乾国,楚人必然会出兵北上,而你先打楚国,乾人很可能就摸鱼,就比如这次。

先削楚国一顿,接下来,再对付乾国时,楚国就无力闹腾了。

哦,对了,

你手下人,也可以再扩招了,再去找四娘要衣服图样,给做出几百套飞鱼服出来,主上喜欢这个调调。”

“嘿嘿,看不出来啊,僵尸,你居然也留意这个了?”

薛三不由感慨,不知不觉间,大家都改变了不少。

“主上前日与我说过,意思是打算等仗打完了后,改良一下我军甲胄的样式,依旧是以黑色为主基调,但细节上,可以追求更精致一些。

另外,甲胄和兵器上,可以加上类似族徽一样的标记。”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薛三问道;“打算用什么做族徽?”

族徽,是个很普遍的产物,也是一种传承和标志物。

先前和楚军交战时,各家贵族私兵的甲胄和兵器上,其实都有他们各自的族徽,就是大燕,以前门阀当世时,各家部曲的甲胄也有着各家门阀的标志。

梁程微微蹙眉,

道;

“主上的意思是,想用双头鹰?”

“唔……”

薛三用匕首刮了刮下颚的胡茬,

道:

“会不会太明显了一些?”

梁程则道:“问题就在于,咱们似乎已经有了可以明显一点的底气了。”

“还早啊,开府建牙还没成呢。”薛三对着匕首边缘吹了吹气,“起码得等到封赏下来,封疆也下来,然后兵马整备好了。”

“还得起高炉,这是你的活儿,可以先忙起来了,入冬了反正,等第一批新甲胄兵器出来,怎么说封赏也应该下来了才是。”

“也对。”薛三又道:“但这个得咱们这些人聚集起来重新合计一下,划分几个片区,不说搞什么趋于均衡发展了,但总得有个大规划。”

“嗯。”

地盘大了,不再是以前仅限于雪海关一地的时候了,所需要全盘考虑的事务,自然也就更多。

在建设初期能将规划做好的话,总比以后出了问题临时再改要便宜得多得多。

“但真的要双头鹰么?我感觉没有新意啊。”薛三说道。

“那用什么,用龙?”

“别,还不至于,还不至于。”

用双头鹰,至多被有心人说平野伯欲壑难填云云,而自己这边也能解释是为大燕警惕四方威胁。

恰好北面是雪原,南面是楚国么,正点题。

但你要是用龙做族徽,

好吧,

准备开战吧!

“不过,总算可以歇息歇息了,我婆姨还在雪海关等我哩。”

薛三想扈八妹了,

“阿程啊,你是不知道啊,这世上,能遇到一个可以契合你的女人,得有多难。”

梁程开口道;

“听瞎子说,以前在图满城时,你还和一头哈士奇关系很好?”

“话是没错,但我怎么感觉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我不知道。”

“话说,也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有机会可以去西方看看,魔法师,斗气,想来应该挺有意思的。”

梁程则道:

“我更感兴趣的是那边是不是会有类似马其顿方阵一类的存在。”

“关公战秦琼?”薛三揉搓着下巴,“想想还挺让人激动的,但问题是咱们现在在最东边,那边在西边,不搭边啊。”

梁程默默地起身,

道:

“我去巡营。”

“去吧去吧。”

梁程走了几步,停了下来,

道:

“现在是不搭边,以后,可就不好说了。”

……

镇南关,

城墙。

郑凡原本以为老田会一直保持着静默休养的状态,不见外人。

虽说他每隔两天都隔着帐篷问候一下,但也只是意思一下,没想到能见到,毕竟潜意识里觉得老田应该闭关养伤才是,但谁能料到,今日却见到了。

只是,老田身上裹着一件裘衣。

穿得,居然比郑凡还要多。

这足以说明老田的伤势,到底有多严重。

不过,看着老田走在自己前面,走上城楼,站在了城垛子后,郑凡也没太过于去担心什么,毕竟有剑圣的恢复在前,老田,应该也是没问题的。

顶多修养修养吧,到底是硬刚过火凤的男人,怎么可能那般脆弱?

具体的伤势问题,郑凡也没细问,因为他也知道老田不会对自己细说,另外,对于一个强者而言,向另一个人去阐述自己虚弱时的细节,应该是极为不适应和不舒服的。

在郑凡看来,

老田和剑圣都是那种拿着主角模版的存在;

相较而言,

自己则更像是一个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往上爬的配角。

所以郑伯爷一向很小心也很谨慎,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被另一个主角剧本的存在拿来当垫脚石。

雪花,还在飘,落到老田的白发上,也就顺势隐藏了下去。

“百万军民,全国之力,鏖战一年,终于,拿下了。”

田无镜发出了一声感慨。

郑凡点点头。

虽说自始至终,燕军并未正儿八经地向镇南关发动过什么像样子的进攻,但无论是外围的清扫还是内部的渗透穿插迂回,

甚至包括奔袭郢都,

根本目的,

还是这座镇南关。

如今的郑凡在战略眼光上,自然不是薛三那种习惯于藏身于阴影中的刺客所能相比的。

他当然清楚,镇南关在手到底意味着什么。

相当于秦吞巴蜀,

相当于辽得燕云,

如果不是燕国国力消耗过度,

如果不是因为天灾已现,今年粮食很多地方都是绝收,

伐楚之战,绝不会就这般收尾。

但,

至少留下了一道口子在这儿,

五年后,

十年后,

甚至二三十年后,

若是那时大燕还在的话,

那时的皇帝想要伐楚,就能轻松从容多了。

哪怕现在不大规模攻楚了,却也依旧能够将楚国的威胁隔绝在镇南关以外。

“楚国的问题很多,但这世上,不怕问题多,就怕出现会解决问题的人。”田无镜开口道,“你那位大舅哥,日后必成我大燕大患。”

“王爷放心,我看着他呢。”

这话说得,很有自信。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田无镜问道,“本王打算向上递折子了。”

“回王爷的话,三步;

第一步,招纳流民,恢复晋东之地的民生,王爷您是知道我这方面能力的,就不多赘述了。

第二步,极西羁縻雪原,吸纳野人劳动力,吸纳野人为己所用,为我放牧,为我出工,将来自北方的威胁转变转化成我之助力,将北方的狼,训练成可以带出去打猎的猎狗。

第三步,和楚国恢复关系,通商贸,虚以委蛇。”

田无镜站在那儿,听完了郑凡的陈述后,道:

“第二步,对野人,要有防范之心,不是不能奴役驱使,但也必须小心反噬,你有没有想过,像你这种将野人引进来,让他们在晋地做官,做将领,数十年后,万一出了什么差池,可能比野人再次杀进雪海关的危害还要大。”

不得不说,靖南王的目光很深远。

因为历史上玩儿相似这招玩儿脱了的人不少,一个是唐玄宗和安禄山,一个是李成梁和女真。

但问题是,

在郑伯爷这里,

他其实不像是玄宗和李成梁,反倒更像是那两位后者。

“第三步,楚人这次确实是元气大伤,但那位也并非没有瞅准时机再铤而走险的勇气,平时可以笑脸相迎,和他叙旧,家长里短毕竟是个亲戚;

但一旦发现苗头,别客气,该翻脸就翻脸,该敲打就敲打,对付邻国,我大燕八百年立国以来所总结出来的经验就是,不能惯着他们。”

“是,末将受教。”

“其实这些,本王相信你都是懂的,但还是得吩咐叮嘱一下。”

“王爷是打算回师了?”

郑凡听出了意思。

“仗打完了,本王也该回历天城了,她一个人太久,会孤单。”

“我送王爷您回去。”

“不必了。”

“一定要的,王爷,您的仇家多。”

“本王身边,有靖南军护卫。”

说着,

田无镜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既然没能死在郢都的火凤手里,本王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莫名其妙地死在宵小手中?

本王答应过你,真到了那时候,会与你说的,你也可以来与本王参谋参谋。”

“王爷,回去看看吧。”

回去,看看孩子吧。

田无镜沉默了。

天上的雪,下得似乎更厉害了。

这个冬天,会很冷,但也能反着说一句,瑞雪兆丰年。

生活,总得带点希望。

良久,

田无镜开口道:“身边兵马太多了。”

身边兵马太多了,

各路伐楚大军,还没解散,几乎都云集在镇南关南北这块区域里。

大军刚凯旋,

士气正盛,

军心正聚,

靖南王的威望,也正处于顶峰。

现在去见天天,

问天天,

你想要什么?

万一天天来一句:爹,我想要龙椅。

啧,

那可真是……

郑伯爷知道靖南王在担心什么,他想说这是很荒谬的,毕竟天天才多大。

但,

郑伯爷忽然想到这次留守在家的是瞎子。

瞎子,

额,

要是瞎子知道田无镜要来看孩子,

天知道那货会提前教天天说什么话!

比如说,龙椅是这世上最好吃的沙琪玛做的,你想不想要?

“雪海关、镇南关,这两处,必由你自己的人去驻守,公孙志和宫望部,可以养着,但不能让他们靠近这两座关卡。

奉新城,是块好地方,经营起来,可以是下一个颖都,你可以在奉新开府建牙。公孙志和宫望两部,留一部在身边驻扎做做样子,另一部,可以安排至另一面去。

数年后,当你觉得可以完全驾驭他们,且收服他们后,再做其他安排就可以了。”

“是,王爷。”

“为了这次大战,征发了很多民夫,你想办法截流吧,民夫都是故土难离的,说好话没用,用银钱代价又太高,直接用兵截住吧。

反正,晋东之地是关键,上屏雪原,下遏楚国,这里,又早就被打烂了,朝廷本就需要移民屯戍,这样做,也省得来回折腾了。”

“额………是,王爷。”

“颖都那里,应该还有很多粮草原本用于供给前线大军的粮草积压,你派人去,将那里,都搬来。

战事我们知道是结束了,

但我们没说结束,谁又能说真的结束了?

就说楚人有大举反扑之势,需急调粮草军需上来。

来了,就扣下,人和货,都扣下。”

“额………”

“怎么了?”

郑凡有些犹豫道:

“王爷,我这封赏还没下来呢,虽说下面人都在说,说末将这次会封侯,也说末将这次可能会镇守晋东之地。

但这不还是八字没一撇么,

我怕我现在把吃相全都露出来,

会引得上头各方面的反感。”

还没立侯府呢,

就抢先有了做藩镇的气派?

真让你开府建牙立侯府了那还了得?

郑凡是担心煮熟的鸭子因为自己的心急,飞了。

田无镜伸手,

放在城垛子上,

轻轻摩挲着上头的那一层积雪,

缓缓道;

“本王,还没死呢。”

——————

晚安。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